一直以来,纯阳宫穷啊。

    别说神兵利器,就是像样的武器都没有。

    作为掌门的李若曦,手里那把玄铁剑,都是山下杂货店买的。

    原以为要这么清贫下去,好磨砺他们的意志。

    没成想,老祖这次回来,居然带了这么多宝贝。

    杨寒用精神力将那些宝物悬空展示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非常震撼。

    他瞧着众人目瞪口呆的模样,道:“宝物顺手才是最好的,别只盯着神器看。来,自个儿挑。”

    杨寒这话众弟子都懂。

    比如你擅长用剑,去弄个长枪的神器。

    还不如来一把合适的仙剑,更能发挥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李若曦站起来,闭上眼睛感应了下。

    忽然,一把长剑挣脱杨寒的控制,直接朝她飞过去。

    那并不是什么神器,也不是什么仙器,只是一把极品灵器。

    剑身非常精致,剑柄上写着几个字:青莲剑。

    敢情是李白的青莲剑。

    李白作为太白剑派的创始人,一手青莲剑歌绝尘于天下。

    对应的,青莲剑就成了太白剑派的镇派法宝。

    只是,后来不知怎的遗失了。

    没成想,居然出现在北洲,还被魔王给收藏了。

    李若曦瞧着青莲剑在她周围飞行,倒也没有失望。

    人生就是这样,不需要最好的,只需要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她在这方面,觉悟倒是很高。

    其后,纯阳弟子们一一领取了他们的武器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很开心,并没有不满意。

    这种氛围很不错,杨寒也很满意。

    领完东西,纯阳弟子们继续修炼,并没有因为这事,而产生太大的波动。

    这样的心境,如此的努力,日后必成大事。

    杨寒看在眼里,招手把宝物收回去。

    他跟秦悠悠几人打了招呼,先一步飞去藏宝阁,把这些宝物放进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纯阳宫的藏宝阁又一次充实了。

    这次的北洲之行,不仅将魔族连根拔起,恶心了下魔神。

    更是获得这么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杨寒越想越高兴。

    当然,除此之外,鲁子明的加入,更是纯阳宫无形的资产。

    不说他的发明创造,光凭那十万傀儡,就足以撑起纯阳宫的门面。

    杨寒想到此处,赶紧飞回去找鲁子明。

    先向他借了一万傀儡。

    纯阳宫此刻极度缺人手。

    众弟子忙着修炼,根本没时间打理宗门。

    这些傀儡,不仅仅是门面,还是最佳的劳动力。

    杨寒将一部分设置成纯阳宫守卫,巡游在纯阳宫的地盘上。

    分神期的守卫。

    看着就很有牌面。

    另外一部分则设置成苦力,打扫庭院,重建宫殿,以及修复大阵。

    修复大阵这事,还得拜托秦悠悠。

    傀儡只是辅助,还无法起决定作用。

    好在两人关系不错,杨寒又救了她一命。

    秦悠悠倒是毫无怨言。

    她去看了一圈大阵,发现只是符文被破坏,核心部位倒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便向杨寒要了些材料和灵石,在傀儡的辅助下开始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这么下去,用不了多久就能修好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和轩辕子律,以及那些禁卫军依旧住在纯阳宫里。

    根据探子来报,大唐境内此刻兵祸连连。

    正如地球历史上一样,藩镇叛乱开始了。

    光复大唐这事,必须得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并非一两天就能实现的。

    好在杨寒杀了安禄山等人,倒是省去不少麻烦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轩辕龙基每次见到秦宣仪都躲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似乎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。

    有些畏惧,又有些理亏。

    终于有一日,轩辕子律忍不住问出来。

    轩辕龙基这才说出实话。

    原来,他当年娶了一个蛇人族的女子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,就是秦宣仪的姐姐。

    “律儿,为父当初娶她,其实是有私心的。等你以后就明白了,你的血脉快要觉醒了。”轩辕龙基一叹,仍旧觉得对不住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女人在生轩辕子律的时候,就已经难产死了。

    虽说当时目的不单纯,但也真心的爱过。

    对于血脉这事,轩辕子律自然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蛇人族与轩辕家结合,居然还有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她此刻临近18周岁,血脉渐渐苏醒。

    已经能感受到那恐怖的威力了。

    “律儿,我们的先祖,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啊。我们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——龙的传人。”

    轩辕龙基看着屋外,想了想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杨寒这几天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先是不断的召唤钟兰兰。

    其后又拿着探测符,到处寻找通往地球的入口。

    虽说捣毁了魔神在北洲的根基。

    但不回到地球,终究还是解决不了问题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上,目前能帮他的,只有钟兰兰。

    检测不到时空通道,钟兰兰又不出现。

    当真是让人有些捉急。

    她到底干嘛去了?

    灵魂也不来勾,放着变成孤魂尸鬼。

    这种失职可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难不成,地府真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以至于,无常都无法正常出来行使职责了。

    毕竟,假如只是钟兰兰的问题,完全可以将之取代啊。

    事情不简单。

    杨寒站在雪山之巅,看着山下的绿意盎然,总觉得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的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日,纯阳宫来了个合体期的大能。

    他自称蛇人族的左长老。

    刚进山门,就叫着要见杨寒。

    此人赫然是当初见过的那个老头之一。

    作为纯阳宫的关系户,必须要遭逢大难才能上山。

    由此来看,应该是秦家遇到大事了。

    杨寒感应到他的出现,便爆开音障,从雪山之巅飞下来。

    感受着杨寒的气势,骇然是大乘期。

    左长老这才稳下心神,暗道当初这家伙果然隐藏了修为。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事。”杨寒落到地上,淡然的看着左长老。

    左长老赶紧作揖,道:“老祖,那人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?什么人?

    杨寒没听懂,只能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左长老意识到自己唐突了,赶紧解释道:“牛魔复活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杨寒双目猛地一睁,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。

    牛魔,牛家的老祖,一只大乘期的牛头妖兽。

    当初只因为被杨寒坏了他好事,就要把杨寒虐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苏九儿出手,当时杨寒就要被他扒皮抽经了。

    明明清晰的记得,大师兄已经出手将其斩杀。

    自己还在他的脑袋上撒尿来着。

    怎么复活的?

    钟兰兰不出现,亡者又归来。

    这事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不过,一万年前自己弱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一万年后……

    嘿嘿。

    上次没亲自杀你,我还有些闷闷不乐呢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论你复活多少次,老子见一次杀一次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,狰狞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