瞧他那模样,就像是见到什么可怕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但这里全都是好人,没谁想要害他啊。

    “哈哥,你这是要去哪啊?”杨寒的速度很快,一边说着就抓住他的尾巴。

    任这家伙用尽全力,也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哈哥,并非是杨寒叫他哥,而是这家伙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寒哥,寒哥,饶命啊。美杜莎女皇已经飞升了,冤有头债有主,你找她去吧。”哈哥赶紧求饶。他才是渡劫期而已,怎么可能犟得过杨寒。

    更何况,杨寒还揪着他的尾巴。

    哈哥是犬族的老祖之一。

    原型是哈士奇。

    除了直立行走,体格粗壮之外,整体外观倒是没怎么改变。

    这与秦家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哈哥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。

    喜欢吹牛装逼拍马屁。

    拆家什么的倒是不会。

    就是特别贪吃。

    随便一点食物,就能把他收买。

    常常成为刺客门的好伙伴。

    当初杨寒第一次来皇宫,就跟这家伙分享过一对烤鸡翅。

    没成想,他当时就跟杨寒拜把子,说什么有福同享,有难不同当。

    成了所谓的好兄弟。

    美杜莎女皇见状,还以为是刺客的手段。

    便对杨寒出手。

    一把异火下来。

    差点把杨寒的屁股给烧着了。

    杨寒回想起曾经的一切,恍如昨日。

    那时的哈哥,只是普通的哈士奇。

    此刻再见,却是渡劫期的大能了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真快。

    感慨着,他狐疑的看向哈哥,道:“是吗?那你跑啥?”

    很明显,哈哥很心虚。

    被杨寒看得冷汗直流。

    瞧着眼前的男人,哈哥至今都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当初杨寒第一次进皇宫,给他吃的“香肠”。

    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心理阴影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魔鬼。

    不,比魔鬼还可怕。

    哈哥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那所谓的香肠,其实是当年杨寒大师兄宰杀牛魔之后,从牛鬼身上取下来的那玩意。

    哈哥好吃懒做,就被杨寒给骗了。

    至今想起来,哈哥都一阵反胃。

    妖族拥有人类的全部智慧,在吃食方面也是有诸多忌讳。

    这与那些野生的妖兽不同,与传说中的妖怪也不同。

    说白了,这些妖族,就是披着兽皮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哈哥一想起自己吃过那玩意。

    就恨不得把脑子洗一遍。

    哈哥探查了下,发现杨寒居然是大乘期。

    曾经不敢打,现在打不过。

    能怎么办?

    既然跑不掉,那就不跑了。

    反正打死也不吃杨寒的东西。

    哈哥这么想着,倒也光棍起来。

    杨寒还有事,没时间在这里耗。

    只是,考虑到哈哥的天赋不错,找东西什么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异火那玩意或许需要他帮忙。

    杨寒便拎着哈哥的狗尾巴,朝着秦家的传送阵飞去。

    哈哥一脸的生无可恋,只能这么被拎着。

    内心想着,还好自己不是母狗,不然就丑大了。

    秦家的传送阵建立在皇宫里面。

    有左长老带路,倒是没人敢上来盘问。

    传送阵一共有两座,一座是在南州这边的传送,另外一座是超远程传送。

    杨寒三者到来的时候,发现超远程那座已经尘封许久。

    这就是秦悠悠回不来的原因。

    想必秦家人,早就放弃她了。

    “寒哥,能放手吗?你这是要把我带哪去?”哈哥瞧着他俩进入传送阵,一时就有些心慌,总感觉会被卖掉。

    两者都是万年之前的存在。

    哈哥这么叫,似乎也没多大问题。

    他此刻是渡劫期大圆满,随时都可以突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停留在渡劫期不动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来说,危险的事情都要留给高个的顶着。

    他停在渡劫期,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这不,南州大乱,大乘期全数出动,只有他留在皇宫守家。

    这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    只是,这次的盘算,似乎要被杨寒给捣乱了。

    果然,杨寒笑了笑,与左长老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随后白光亮起,他们的身影消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函谷关。

    位于咸阳南边,是大秦帝国防御南荒的门槛。

    一旦突破这道关卡,就能长驱直入。

    地理位置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整座函谷关非常庞大,长度约有两千米,高度约有两百米。

    城墙的厚度,更是有一百多米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就像是无数大厦密集的排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此奇迹般的建筑,纵使基建狂魔的华夏,也不敢说能造得出来。

    城墙上刻着防御阵,正亮起白光。

    函谷关外,无数巨大的牛头人整齐排开。

    它们身高远超过五十米,肩上扛着巨大的木头,看上去就充满战斗力。

    在牛头巨兽脚边,是形形色色的妖物。

    包括牛头族在内,所有妖物身上都缭绕着黑气。

    很明显,它们早已被感染,成了比丧尸还恐怖的魔物。

    牛鬼飞在空中,周身都被黑气包裹,能看到狰狞的面孔,赤红的双目,以及巨大的牛角。

    他是牛魔的弟弟。

    当初被杨寒大师兄一剑斩杀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次也复活了。

    牛鬼冷冷的看着函谷关,下达冲锋命令。

    霎时间,巨大的牛头人冲出去,将地面踩出巨大的脚坑。

    那些魔物们纷纷跟上,密密麻麻的冲锋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航谷关上亮起白光,护城大阵开启。

    大秦的皇帝守在最中段。

    他是个面相威严的男人。

    虽说只有锻体期,但以其阵法造诣,完全能辅助身边的大军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大乘期的老皇帝助阵,更是让他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在大秦皇帝的周围,依次是诸位南州的王者。

    有青丘狐族的苏云檀,草原狮群的狂猎,北原熊族的熊霸,犬族之王大黄,以及猴子大王悟空。

    整座函谷关,就有十多位大乘期防守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战争。

    他们虽说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却也找到了应对魔物的办法。

    那就是使用“物理攻击”。

    瞧着魔物大军逼近。

    秦皇下达攻击命令。

    一时间,秦弩齐射,投石机发射。

    在阵法的加持下,箭雨和石头以千百倍的威力射出去,一波波的笼罩魔物大军。

    那些黑气无法免疫物理攻击。

    被命中的陆续爆炸,暂时迟缓了进攻节奏。

    但是,魔物军团数量太过于庞大,这点损失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在牛鬼的指挥下,不断的轰击着函谷关的防御大阵。

    战事很快陷入焦灼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