函谷关内。

    传送阵亮起白光。

    这是有人传送过来的现象。

    秦皇在这里留了五百弩兵方阵,专门用来防御可能出现的状况。

    领头的是一只熊。

    他穿着一身重铠,露出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正是熊族的大王,熊霸。

    熊族人少,很难组成军团,所以才配备人类士兵协助。

    这些士兵端着秦弩,警惕的看着大阵里面。

    只要情况不对,他们就掐断传送阵的灵力,以此来保证函谷关的安全。

    随着光芒褪去,里面出现了一个大乘期,一个渡劫期,一个合体期。

    那大乘期穿着纯阳宫道袍。

    人配衣衫,衣衫衬人,倒也是相得映衬。

    一身气势隐而不发,看上去非常不简单。

    至于那渡劫期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来了老弟?”熊霸大笑,过去拍了拍哈哥的肩膀。

    这次传送过来的,自然是杨寒等人。

    杨寒这套灵甲,虽说实力达到魔王级。

    但在境界上,仍旧是大乘期。

    旁人通过灵识,根本无法探测出真实情况。

    哈哥瞧着熊霸,又环顾四周一眼,顿时如丧考妣。

    这是函谷关啊。

    战争最前线啊。

    哈哥心里苦啊。

    为什么把我带来这里啊。

    哈哥不明白,非常想要回去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,是真的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想了想,赶紧抱着熊霸的双肩,诚恳的道:“熊哥,我说走错了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老弟何必谦虚?你的为人,你的实力,我还不清楚吗?”熊霸一把抓住哈哥,整个人都显得很快乐。

    这下子,哈哥头大啊。

    他平时太爱吹牛逼,把自己夸到填上去,以至于别人都以为他很牛逼。

    瞧着他过来支援,熊霸等人自然无比高兴。

    哈哥那小身材,在熊霸的怀里,根本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他只能把苦果往下咽,谋略着待会儿躲哪里。

    两人交流完毕,这才想起还有位大乘期和左长老。

    别看杨寒虐大乘期如喝水,但大乘期在四洲大陆,可是最崇高的存在。

    左长老虽说境界低,可身份高啊。

    大秦皇室家族的长老,这样的身份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如此,熊霸赶紧给他们致歉,道:“左长老,真是对不住,怠慢了二位。请问,这位是?”

    熊霸看着憨厚,做人可一点都不差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记得猴王的那个老友吗?”左长老卖个关子。

    “猴王的老友……你是说……天呐,杨寒老兄,你终于舍得出关了?”熊霸作为大乘期,自然是去观看过杨寒闭关的。

    被左长老提醒,他立刻就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一身的修为,不凡的气势。

    熊霸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闭关一万年直接到大乘期吗?

    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杨寒礼貌的笑了笑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轰!”这时,头顶的大阵波纹荡漾。

    飞在天空的牛鬼发动了破阵一击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众人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还是战时状态,叙旧这种事还是免了。

    熊霸便赶紧关闭传送阵,将杨寒等人带过去。

    他奉命防守传送阵,人没在这边,可一点都不放心。

    宁可不放人过来,也不想出什么纰漏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老熊做事,与他的外表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太细致了。

    见到杨寒到来,大秦皇帝赶紧过来迎接。

    纯阳宫大乘期的身份,在四洲大陆上含金量非常高。

    小辈们或许不清楚,但他这样的老妖怪却是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同境界,几乎无人能敌纯阳宫。

    这并非夸张和传说。

    而是他亲身体验过。

    只不过,见到皇帝放低姿态,他旁边的一个女人略微不爽。

    低声道:“皇帝这是何意?纯阳宫已没落千年,不值得您如此。”

    此女乃秦家的老祖之一,秦芷柔。

    与秦悠悠他们是同一时代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并非嫡系,而是支系的秦家。

    在皇室里面,并非是公主,而是郡主。

    她说这话,其实是给杨寒听的。

    大乘期圣人,听力何其敏锐。

    不用密语,而低声说话。

    很明显是针对别人。

    皇帝闻之,笑了笑没有回话,而是继续朝着杨寒行礼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身份,这样的地位,阴谋诡计见多了。

    自然会多个心眼。

    杨寒的身份,他作为一个皇帝,早在情报里见过。

    据说喜欢隐藏修为,装作锻体期来扮猪吃虎。

    此刻来看,似乎不尽然?

    杨寒没见过这个皇帝,也就表现得不那么熟络。

    这让皇帝略微尴尬,倒也没有置气,只是叫道:“舅舅,我是云素之子。”

    原来,他是杨寒大师姐云素的儿子。

    听到这个称呼,杨寒这才提起兴趣来。

    好好的打量了下。

    别说,长得还挺像。

    只是,过了这么多年,仅仅才渡劫期,似乎有些低。

    作为大师姐的孩子,得想办法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道流光飞过来。

    落地一看,是一只身穿金甲的猴头。

    “呀,真的是你小子啊。”猴头刚一到,就把目光聚焦在杨寒身上。

    他扛着一根棍子,头戴紫金冠。

    看上去,还真跟孙悟空很像。

    在一万年前,杨寒闯荡南州的时候,遇到过这只猴子。

    当初他还只是筑基期。

    瞧着这家伙与齐天大圣长得有些像。

    杨寒便给了他一个好听的名字:悟空。

    没成想,这家伙一万年后,居然也还在南州。

    悟空至今都还记得,当初为了保护杨寒,他差点被南荒莽兽杀死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家伙可不省心啊。

    悟空感慨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一万年之后,他居然也到了大乘期。

    当初可是个典型的废柴体质。

    闭关一万年到大乘期吗?

    当真稀奇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头顶的大阵再次传来荡漾。

    那牛鬼飞在上面,一拳一拳的轰在其上。

    感受着这股力量,大秦皇帝赶紧道:“超过大乘期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怎么可能。”悟空和熊霸他们一听,都是非常的惊讶。

    皇帝秦百川,掌管整座大阵,对其承受的力量,可谓是知根知底。

    既然秦百川这么说,那就必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超越大乘期的存在么?

    对于他们来说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牛鬼冷冷一笑,又是一拳打下来,直接就把大阵打出个缺口。

    他从缺口中缓缓飞进来。

    在众人惊讶的眼神里,冷冷一笑,道:“呵呵,一群垃圾,你们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