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越大乘期的存在!

    几人早就听闻过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的战争中,好几个妖族的老祖,都被这种存在给杀了。

    没成想,函谷关今日的防守战,居然就遇到了。

    皇帝秦百川赶紧控制大阵,把那被破坏的缺口补上。

    对此,牛鬼丝毫不在意,并且还藐视着众人,哔哔道:“你们居然妄图跟人类融合,简直丢了妖族的脸。一万年前,我没能力处决你们。今日,一个都别想走。”

    牛鬼是妖族的民粹份子。

    典型的妖族至上主义者。

    人类在他眼里,只是直立行走的食物。

    就像地球的传说一样。

    原本妖族和人类是敌对的。

    妖族吃人,人类猎妖。

    直到一万年前,秦家首先提出与人类和平共处,与人类共谋发展开始。

    妖族和人类的关系才渐渐缓和。

    特别纯阳宫的云素嫁入秦家这事,更是推动了人族和妖族和谐共处的进度。

    只不过,在这个过程中,牛头族一直都持反对态度,还经常对妖族和人族的关系进行破坏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杨寒的大师兄出手将其灭族,天晓得会持续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不论东洲,还是南州,人族能和妖族之所以能融合到现在这个程度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来看,还真得多亏杨寒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挑起那次矛盾。

    这牛头族也不知要作梗到何时。

    面对牛鬼的嚣张,众人当然看不下去。

    “吃俺老孙一棒!”

    “熊霸天下!”

    在场的,除了杨寒不喜欢敌人瞎哔哔外,熊霸和悟空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这牛鬼才说完,他们俩就大喝一声飞过去。

    悟空变幻出好几个分身,从四面八方朝着牛鬼进攻。

    熊霸则周身爆出蓝色闪电,双目中雾气缭绕,以极快的速度拍过去。

    他俩都是肉搏见长的大乘期。

    与其他喜欢使用法术的大乘期相比。

    在对付魔物方面,有着天然的优势。

    几番交手下来,天空爆开一阵阵冲击波,波及到函谷关各处。

    这样的动静,自然引起其他大乘期的注意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要坚守岗位,暂时还无法过来支援。

    场中只有杨寒和秦芷柔两个大乘期还能出手。

    秦百川便对两人道:“舅舅,姑姑,还请出手。”

    至于大乘期以下的其他人,稍微沾点边都可能被秒杀。

    他就不请了。

    杨寒点点头,自家外侄都请了,当然得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某些人闭门造车一万年,怕是不知时代已变。人族都喜欢使用法术,怕是不适合这种战斗。”但是,旁边的秦芷柔却阴阳怪气的说起来。

    言罢还白了杨寒一眼,随后才飞上去配合悟空和熊霸战斗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里,纯阳宫的人固然厉害,可杨寒闭关那么久,根本没有实战经验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比他们这些老牌大乘期厉害?

    这种战斗,别上来添乱就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舅舅~”秦百川只是渡劫期,还无法参与这种战斗,面对自家姑姑的挑衅,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“无妨,且看她的表演。”杨寒抱着手站在原地。作为他这样的存在,倒是没必要急着证明自己。更何况,这个女人他认识,当初与大师姐非常不合。

    大师姐的遭遇,或许跟她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南州,这事就得好好查一下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她从中作梗,别说是秦家的支系,就是秦家嫡系,也要为大师姐陪葬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地球人,看过那么多宫斗剧。

    杨寒对很多事情,可是看得很清。

    皇帝秦百川瞧了杨寒一眼。心里暗道,听闻舅舅喜欢扮猪吃虎,这做派倒是有些像啊。

    不过,天上那魔物,可是牛头族的牛鬼,死之前就是大乘期,此刻复活归来,更是高不可测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存在,当真能吃得下去?

    秦百川疑惑,哈哥是直接不信任。

    他那死鱼眼扫视着四周,随时准备逃走。

    牛鬼的战斗力,他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天上那三位大乘期,根本就不是人家对手。

    之所以还没分出胜负,只不过是牛鬼想戏耍三者而已。

    哈哥虽说好吃懒做,又胆小怕事,还爱吹牛装逼。

    但在洞察方面,还是有点本事的。

    不然,怎么能每次都逃出升天?

    果然,场中的形势正如哈哥推测的一样。

    那牛鬼轻松应对三位大乘期的攻击。

    甚至还不停的对几人进行嘲讽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万年前的人物,相互都认识。

    这种嘲讽之下,当真是让人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完全想不明白,同样都是大乘期,为何这牛鬼会如此强悍。

    “魔铠”这种东西,至今为止也只是杨寒等少数人知晓。

    其他三洲的人,还从未接触过。

    牛鬼之所以那么厉害,正是运用黑气炼制出魔铠一样的外甲。

    相对于正牌魔铠来说,那套外甲还具备吸收真元,强化自身的效果。

    可谓是魔铠的特殊版本。

    当然,杨寒的灵甲也很特殊,具备“反伤”效果。

    只不过,对于他那种无敌的人来说,穿着灵甲只是为了更好的控制力量。

    两者的性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轰,轰,轰!”三声爆响。

    悟空,熊霸,秦芷柔,全被牛鬼打到地上,炸开几圈冲击波,砸开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还好秦百川早已经把人调开,秦军士兵倒是没有被波及。

    在下界,大乘期的战斗,与神仙打架无异。

    殃及凡人这种事,当真比天灾还可怕。

    “且,垃圾。”牛鬼缓缓落下来。一身漆黑色的铠甲,在日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他周身缭绕着黑气,看上去气势非凡。

    “你为何如此厉害?”熊霸捂着胸口。经过一番鏖战,他的铠甲已经碎了大半,毛发上都沾染了鲜血。

    作为同一时代的大乘期,牛鬼能达到这种程度,他们真的无法理解。

    以一敌三,还如此轻松取胜。

    别说他们三人联合,就是整个函谷关的大乘期一起上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已经远超他们的认知。

    如果函谷关被破,那大秦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整个南州也完了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众人都有些绝望。

    猴哥看向杨寒,密聊道:“带着皇帝赶紧走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”

    在悟空的认知里,杨寒依旧是当年那个“小垃圾”。

    别以为到了大乘期,就会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千辛万苦的保护,杨寒早被吃得连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对于杨寒的资质,他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让杨寒保护皇帝离开,留下最后的火种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杨寒看着他笑了笑,居然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那模样,似乎不把牛鬼当回事。

    这是干嘛?

    猴哥懵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