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敞开你们的胸怀,拥抱我主的恩赐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疑惑,牛鬼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前面杀死的大乘期,全被他转化成了魔物。

    这对牛族军团来说,是极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说着,他就朝三人发射出黑气。

    里面是清一色的魔种,只要被大乘期的人接纳,很快就会感染成魔物。

    南州这边的人跟魔物战斗这么久,自然知道如何防御感染。

    一道道光幕亮起,将那些黑气全部隔绝在外面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他们当然不愿意。

    猴哥爆发出最后的力量,冲过去duang的就是一棍子。

    “轰!”地面被打爆,爆发出金色的冲击波,将那些黑气吹散。

    顺道催促杨寒,赶紧趁现在带皇帝离开。

    这是猴哥在拼死为杨寒争取时间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看出了猴哥的意图。

    熊霸爆开雷霆冲过去。

    左长老都运功准备接应。

    奈何杨寒就是不动。

    还有秦芷柔也不动。

    至于哈哥……

    早已躲在远处的角落里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还吐槽着,要不是熊霸关了传送阵。

    他也不至于这么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秦百川看了杨寒一眼,倒是没有慌张。

    作为大秦皇帝,这时候就是最后的门面。

    哪怕是战死沙场,也不能表现出怯懦。

    牛鬼把猴哥和熊霸击飞,这才注意到杨寒。

    嗯,大乘期,境界倒还不错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实力如何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牛鬼唰的来到杨寒身前。

    带起的气流,将杨寒的长发吹飞起来。

    “唔,你看着很眼熟。”牛鬼的个头比杨寒高,他特地俯首下去,盯着杨寒瞧。

    看着杨寒的模样,他总觉得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只是隔了这么久,杨寒的气质变化太大,他一时有些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害死你们全族的纯阳宫弟子,杨寒。”不过,还未等杨寒有所表示,那把地面砸出凹坑的秦芷柔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看,她浑身上下完好无损,根本不像是遭受重伤的模样。

    闻之,这牛鬼猩红的双目猛地一眯。

    似乎是想起什么不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随后才冷冷的笑道:“真是我主保佑,居然让这个垃圾还活着。今日,我将要让你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杨寒最见不得这种嚣张,原本会一拳将之打爆。

    可秦芷柔的突然反水,让杨寒觉得事情不简单。

    得先看看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秦百川见势不妙,赶紧舞动阵旗,给杨寒加上一道防御阵法。

    他看向秦芷柔,道:“小姑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平时秦芷柔阴阳怪气,各种挑拨离间,各种耍小脾气,秦百川都能忍。

    可在这种时候,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那就跟投敌叛变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见状,牛鬼倒也不急着出手,而是饶有兴致的打算看戏。

    反正在他眼里,这些人都是垃圾,轻松就能灭之。

    给他们多活一会儿,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呵呵。我的皇帝侄儿,你不会天真的以为,你小姑我是忠于大秦的吧?”秦芷柔笑着来到牛鬼旁边。

    牛鬼朝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两者似乎早已相识。

    居然就这么摊牌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百川知道秦芷柔对人族不友好,还喜欢各种挑拨离间。

    但看在对方是皇室支系,又是大乘期的份上,才没有过多的去制约。

    没成想,居然是埋藏在大秦中的隐患。

    为什么啊?

    秦百川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秦芷柔在大秦得到的优待那么多,为什么要背叛大秦?

    熊霸和猴子捂着伤口,也是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众人的疑惑,秦芷柔得意的笑了笑,看向杨寒,道:“知道当年牛魔为何非得杀你吗?”

    杨寒当初游历南州,在一处水潭边看到有人在洗澡。

    里面的,正是牛魔和另外一个女子。

    当时水汽朦胧,他并未看到那个女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就是如此,牛魔便要杀人灭口,剥皮抽筋。

    这事,他到现在都没想通是为啥。

    妖族一般都很开放,在这种事情上面,还有邀请观赏的。

    牛魔那么做,真的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秦芷柔看出杨寒的所想,接着继续道:“那个女子,就是我。我与牛魔,乃情侣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听到此处,熊霸和猴哥对视一眼,哈哥瞪大眼睛,秦百川相当惊讶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蛇人族当初的圣女,居然跟牛魔有染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么一来,很多事情都能想通了。

    秦芷柔讨厌人族,一直主张与人族宣战。

    如果跟牛头族联合,势必能壮大她的声势。

    要是这么一想,云素的死……

    “我师姐,是你害死的?”杨寒问了出来。他之所以没急着出手,就是为了得到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没错,的确是我谋划的。”秦芷柔隐忍这么多年,今日终于说出来,颇有一种莫名的快感。

    她原本就看人族不顺眼,千方百计的阻碍秦家与人族联合。

    没成想,大秦皇帝非得娶纯阳女子为妻,彻底与人类建立来往。

    为了颠覆这事,她委身与牛魔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关键时刻,却被杨寒给撞上了。

    才发生后面那些事情。

    其后,为了给牛魔报仇,更为了离间妖族和人族的关系。

    秦芷柔才勾引魔狼首领,使用阴谋杀了云素。

    好在吕祖大智,只是把魔狼族屠灭,并未因此责怪秦家。

    她的阴谋才没能得逞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云素为此丧命,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知晓这些内情后,众人都是目瞪口呆,感觉有些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这女人居然会如此狠毒。

    “女人,你应该下地狱。”杨寒强行压住怒火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云素的死不会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还好,刚才没急着出手,让这女人全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此刻真相大白,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地狱?呵呵,用不了多久,地狱也将成为我主的囊中之物。”牛鬼就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。对于里面的情况,他是再清楚不过。

    这话让杨寒心中有了底。

    果然,地府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哟,很生气?很想报仇?啧,瞧你那出息样。万年闭关才到大乘期的垃圾,欺负些小辈倒还可以。你真以为自己算根葱?”秦芷柔越过防御阵,用漂亮的手指,戳着杨寒的胸脯。

    她作为秦家的人,在阵法造诣方面,自然是不低的。

    这种防御阵想破就能破。

    秦芷柔之所以敢这么嚣张,当然是仗着牛鬼的力量。

    牛鬼此刻的战力,已经达到魔王级。

    别说才十来个大乘期,就是再来一百个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嚣张,自然有嚣张的本钱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