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面对的,可是杨寒。

    那个无敌的纯阳宫老祖。

    又称反派的克星。

    装逼者的死对头。

    强敌的湮灭器。

    秦芷柔如此装逼,如此嚣张。

    杨寒当然得做回好人,帮她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杨寒一拳打出去。

    又是那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又是那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又是那熟悉的特效。

    恐怖的力量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直接将防御阵打碎。

    在牛鬼错愕的眼神里,瞬间把他打成了渣。

    这下子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,愣住了。

    好长时间后。

    他们才眨了眨眼,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秦芷柔一脸的死妈表情。

    她刚才嚣张的时候,怎么也想不到,居然会遇到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秦芷柔内心在挣扎,在咆哮。

    想着,这人一万年前明明是个废材啊。

    用了一万年到达大乘期,天晓得吃了多少丹药,用了多少奇遇。

    这种用资源堆起来的大乘期,再怎么说也只可能是个垃圾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一拳就把强大无比的牛鬼给秒杀了。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秦芷柔想不明白,愣愣的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看着淡然而立的杨寒,就如见到魔鬼一般。

    一旁的皇帝想说什么,却又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他从情报里得知,自家舅舅喜欢扮猪吃虎,装逼打脸。

    常常以锻体期的修为出现,随后一拳将别人打爆。

    或者去屠灭某个宗门,留下骇人的痕迹。

    可这都只是传闻,他根本没有亲眼见过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只是大乘期欺负晚辈,与这次的情况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是啥啊?

    舅舅为何能轻松的一拳,就把战力如此骇然的牛鬼给秒杀?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我这大秦皇帝白做了?

    居然连这事都不知道?

    秦百川有些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猴哥和熊霸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深深的震撼。

    正所谓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拳看似随意,实则爆发出极其恐怖的威力。

    其中对力量的掌控,更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。

    他们同为大乘期,却根本不敢说能做到。

    哪怕万分之一都不行。

    猴哥想着想着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哎,一万年,小垃圾长大咯。”他叹了一声,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小垃圾,是杨寒曾经的口头禅。

    并非是骂人的意思,而偏向友好的吐槽。

    猴哥后来学去之后,就经常这么叫杨寒。

    他俩在一起经历过很多生死场景。

    如今回头看去,似乎就在昨天。

    可再看远处那个男人,已经强大到让他仰望。

    当真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果然,纯阳宫的人,是绝对不能小觑的。

    猴哥和熊霸点点头,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至于哈哥……

    “咻!”见到场中形势大定,他立马一股烟的就飞回来。

    来到杨寒面前,用那死鱼眼扫视一遍,随后嚣张的道:“方才我去抄家伙了。那家伙去哪了?出来与大爷再战三百回合啊。”

    他这性格,万年都没变。

    外人或许不清楚,杨寒等人怎么会不知道?

    不过,瞧着杨寒才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哈哥立马道:“看来是被寒哥收拾了。可惜,又一次错过了证明自己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说着的时候,一边摇头叹息,一边给杨寒疯狂使眼色。

    “免费打工一个月。”杨寒想了想,也没拆穿他,只是密聊了这么个条件。

    “哎哟,祖宗诶,别说一个月,一辈子我都跟您走啊。”哈哥是条率真的狗。

    原以为杨寒实力一般,带他过来就是送死。可在见到杨寒一拳就能秒杀牛鬼之后,他是彻底改变了想法。

    跟着如此强大的人,以后装逼多得劲?吹牛逼多美妙?

    想想都上头。

    哈哥伸出舌头,开始意淫起来。

    杨寒密聊完毕,拍拍哈哥的肩膀,随后看向秦芷柔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如此狠毒,必须想个惩罚的办法。

    如果一拳将之打死,那就太便宜她了。

    秦芷柔看着杨寒的眼神,立马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美丽的容颜,此刻变得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咽了唾沫,她忽然道:“我警告你啊。我可是秦家的老祖,整个大秦帝国的守护者。你敢动我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脆响声传开。

    当然,这次不是被打爆的声音。

    而是打耳光的声音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女人,杨寒可不会心软。

    直接一耳光就把她打懵逼了。

    秦芷柔低着头,愣了好久才渐渐的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出生于秦家,虽说是支脉,但从小打到,都活得非常优越。

    别说动手打她,就是重话都没人说过。

    可是在今天,她居然被杨寒打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真正的打脸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女性,如何能承受得住?

    “你不能打我,我是大秦的老祖,大秦的守护者。”

    秦芷柔从未吵过架,只能这么去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“朕宣布。从即刻开始,剥夺秦芷柔秦家人的身份。”不过,她的话音才落,秦百川立刻就出来补刀。

    秦芷柔谋害的,可是他的亲母。

    秦芷柔针对的,可是他的舅舅。

    秦百川没有大发雷霆,没有立刻开骂,已经算很有风度了。

    云素当年才生下他没多久,就被人谋害。

    他父皇心灰意冷之下,也是早早的飞升了。

    秦百川从小就没爹没娘,那种滋味别人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如果秦芷柔落到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绝对会让对方体验什么叫真正的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哪怕秦芷柔是他的小姑。

    也绝对不会原谅。

    秦百川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。你只是个小辈,你也配?”但是,秦芷柔在极大的压力下,逐渐的有些疯癫了。

    对于皇帝的宣布,她本能的就发起反抗。

    “啪!”然而,迎接她的,又是一耳光。

    这次,几颗牙齿飞了出去,掉落在函谷关的草地里。

    杨寒把力量控制得刚刚好。

    秦芷柔吐出嘴里的鲜血,难以置信的看向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依旧面无表情,看不出是喜是悲。

    在秦芷柔的目光中,他继续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我,你不能杀我。否则,牛魔和狼魔不会放过你的。他们比牛鬼要强大得多。”秦芷柔被吓得不敢反抗,只能放些狠话来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威胁……

    有用?

    咔咔咔的几声。

    杨寒直接将秦芷柔的四肢废掉。

    在秦芷柔痛苦的尖叫声里,又将其修为给废掉。

    没了修为支撑,秦芷柔的头发很快变白,脸色越发苍老。

    那引以为傲的容颜。

    此刻已经不再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杨寒才看向秦百川,道:“后面的,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