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素只是杨寒的师姐。

    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秦百川才是报仇的主角。

    杨寒能做的,也就只有这些。

    “多谢舅舅,百川给您磕头。”

    秦百川掷地有声说着就跪下去。

    他作为大秦皇帝,对杨寒下跪。

    虽说对方是长辈。

    但行此大礼,还当着这么多士兵的面。

    其中的意义,已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杨寒也没去阻止他。

    待到秦百川磕完头,这才将他扶起来。

    仔细的看了看,这孩子当真跟师姐很像。

    复活云素的念头,又在杨寒心底升起。

    “轰,轰,轰!”这时,大阵仍旧传来涟漪。

    牛鬼的死,并未减轻战争的压力。

    杨寒看了一眼关外,还有上百万的魔物大军。

    它们密密麻麻的蜂拥过来。

    秦军一波波的箭雨过去,在阵法的加持下,力量极其可怕。

    可以一下子射爆好几只魔物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攻击,对那些巨型牛头人没有影响。

    它们仍旧在坚持不懈的轰击大阵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支持大阵运转的灵石消耗极大。

    秦百川感应了下,只够一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“轰!”一声巨响,大阵又动荡了下。

    拿是狐族守卫的西段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函谷关西段。

    苏云檀值守在这里,身旁是那长相绝美的苏云己。

    “哥,阵法要破了。怎么办?”苏云己早在安史之乱之前,就离开长城来到了南州。

    对于她哥复活,并且发生过的事,苏云己至今都还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杨寒她是见过的。

    一个锻体期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虽说有着神器护体。

    但把人复活,还一拳打出超越大乘期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怎么听都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亲眼看着她哥真实的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苏云己真以为是恶作剧。

    “无妨,先放一只进来,我们将其秒杀再说。”苏云檀有了一次渡劫的经验,复活之后倒是成功突破到大乘期。

    可惜,都还未去巩固实力,就遇到了南州大乱。

    他们与秦家是联盟关系,当然得第一时间来助阵。

    苏婵儿实力低微,倒是没有让她跟过来。

    苏云己想了想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只能同意苏云檀的想法,让士兵把大阵放开个缺口,将那只巨大的牛头人引进来。

    “嗷!”牛头人进来就大声怒吼,产生的冲击波,直接把城墙上的士兵给吹飞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的实力够强,倒是没有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苏云己在长城有着对付大型怪物的经验。

    迅速冷静的指挥,将那牛头人挡在城墙下面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与蛮兽不同的是。

    这种魔物只能使用物理攻击,无法使用真元攻击。

    苏云檀和苏云己都是以法术见长的修行者。

    类似游戏中的法师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有些难为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时,一个身影落在两人前面。

    他长长的黑发几乎拖到地上。

    精致的发冠,在阳光下徐徐生辉。

    一身纯阳宫道袍,在风中轻柔飘舞。

    整体形象,非常的飘逸洒脱。

    苏云檀一看,这可不就是纯阳宫老祖,杨寒吗?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在这南州之地,也能见到老祖。

    苏云檀赶紧打招呼。

    苏云己反应过来,显得非常惊讶。

    在她的感知里面,面前之人居然是大乘期。

    而且那气势稳固,气息绵长,似乎比大乘期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明明半年前还是锻体期啊。

    怎么一下子就大乘期了?

    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难道真如家兄所说,他是隐藏了修为,只为扮猪吃虎?

    “啪!”杨寒没管二人的想法,直接一拳打在牛头人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牛头人硕大的身躯,在这种恐怖的力量之下,也是瞬间爆成碎渣。

    把牛头人打爆之后,杨寒又朝着大阵外面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“轰!”恐怖的力量席卷而去,瞬间淹没了这个方向上所有的魔物。

    一击之下,外面彻底安静了。

    所有魔物连带周围的树木土石,全部灰飞烟灭,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这片的魔物,不说百万,至少也有五六十万。

    外面的山丘树木,更是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可在这一击之下,居然瞬间就荡平了。

    这得是什么样的战力?

    一时间,苏云檀,苏云己,一众士兵,全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杨寒回头,朝着他们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飞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众人一阵凌乱。

    函谷关很大

    杨寒打完西边,就朝着东边飞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把外面的魔物全部荡平。

    这让守军们惊呼连连。

    相互询问着杨寒的身份。

    杨寒倒也不是为了装逼。

    秦百川是他的外侄儿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,没有准备什么礼物。

    只能用这种方式来代替了。

    东段这边。

    值守的是秦国大将军张仪。

    在其旁边,还有个拿着笔墨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得把这惊天之战记录下来。”那少年振振有词的道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看看你记录的都是些啥?还去过北洲?还见过超越大乘期的大佬?一天天净胡扯,简直丢了你父亲大秦第一史官的脸。”张仪站在城头,穿着一身重甲。

    他旁边的少年,正是杨寒当初遇到的张晓仁。

    二者是祖孙关系。

    在杨寒回到纯阳宫的日子里,张晓仁已经从北洲回来。

    与杨寒等人不同,他是通过传送阵回来的。

    也就没有浪费太多时间。

    原本张晓仁还想跟家里人炫耀。

    没成想,他的长辈们看过那些记录后,全都摇头叹息,觉得他在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特别,他对杨寒的描述和记录,那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张仪觉得,世间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张晓仁的记录,也就成了家族的笑话。

    还好被长辈阻止,没有传到外面去。

    不然就丢脸了。

    张晓仁很气啊。

    一直想要证明自己,但根本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还被他爷爷拉着过来参战,更是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张晓仁气馁的撇撇嘴,正想着怎么记录当前的一幕。

    忽然,视野里出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居然是杨寒!

    “哇!老大,老大,这里,这里。”

    苍天不负,终于有机会证明自己了。

    张晓仁那叫一个激动。

    张仪一听,朝着杨寒看过去,略微迟疑了下。

    此人是大乘期。

    可他作为秦国大将军,还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那一身着装,纯阳宫的?

    难不成,就是这小子嘴里的无上大能?

    一拳打爆几百个大乘期的人物?

    怎么可能。

    张仪当然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别说几百个大乘期,就外面的牛头人,估计都打不动吧。

    他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