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。

    杨寒对着关外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看上去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与普通人出拳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正在敲击防御阵的牛头忽然爆炸。

    整个身体都成了碎渣。

    “啪,啪,啪……”

    碎渣爆开,像是会传染一样,将后面的魔物接连打爆。

    这种效果,可比秦弩都要恐怖得多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扇形冲击波爆开,迅速的绵延出去,把山丘连带树木全都打爆。

    顷刻间,整个函谷关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关外只剩下一个大平原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张仪眨了眨眼,也不知道该怎么表示。

    随后才回头看向张晓仁。

    张晓仁一副理应如此的模样。

    顺便,还兴奋的在纸上写道:大佬装逼,相当及时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看着孙子的表现,张仪无语了。

    这次,他是真的信了。

    眼前的年轻人,当真可以一击秒杀上百大乘期。

    刚才不仅仅是力量恐怖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那种对力量的控制。

    讲真,他纵横上千年,还从未听过,更从未见过,有哪个大乘期,能做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可以轻松的打出这样的力量控制。

    只能说……

    强,真的强,非常强!

    这是张仪对杨寒最直观的评价。

    以一己之力,颠倒整个战局。

    如此之人,说是真仙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!”

    函谷关响起悠扬的号角声。

    各处旌旗招展,士兵们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胜利了。

    在连续败亡几个月后。

    终于赢得了胜利。

    那势如破竹,无比强悍的魔物。

    在那个强者的拳头下,就像是蚂蚁一般羸弱。

    这一仗,秦军大胜,无一伤亡。

    堪称奇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切都是杨寒的功劳。

    秦百川早已命人记下,回去之后就会大肆宣扬。

    把杨寒的神威,遍布整个四洲大陆。

    杨寒与张晓仁交谈了几句,就飞出关外去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虽说一拳轰杀了所有魔物。

    却也留下了很多黑色气体。

    这些气体里面,全是无数魔种。

    与那病毒的特性差不多,只不过可以感染灵魂。

    小龙此刻正在闭关突破金丹期,进入元婴期。

    无法将她招出来毁灭这些黑气。

    好在秦人经过几个月的败亡。

    已经有针对这种黑气的办法。

    所有士兵都知道怎么防御感染。

    他们密密麻麻的从关内涌出来。

    手持烈火,开始对四周进行消毒。

    好在被杨寒一拳打成平原,倒是没有什么死角。

    在有经验的情况下,处理起来倒也简单得多。

    相对于地球上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这些异界的人,几乎都会爆发出气劲护体。

    魔种是无法穿透护体光罩去感染他们的。

    要防御起来倒是更加容易。

    没多久,在秦军的努力下,所有黑气都消散了。

    杨寒观察良久,确定安全之后,才飞回关内。

    “纯阳老祖,纯阳老祖,纯阳老祖!”

    瞧着杨寒回来,士兵们举着武器高呼。

    他们狂热的看着杨寒。

    发自心底的崇拜。

    杨寒的形象,从此之后将会深深的烙印在他们心里。

    纯阳宫的名声,也会长腿一般的传遍四方。

    杨寒点点头,倒也没有发表长篇大论。

    他这人的性格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人狠话不多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一战中,并未看到牛魔出现。

    秦百川说,牛魔复活之后,除了参与屠灭几个妖族外,就把军团交给牛鬼等同族打理。

    至于牛魔去了哪里,至今仍是个谜。

    杨寒听后很重视这件事,决定尽快将牛魔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从地狱中复活,又带着魔种四处传播。

    地府的人又不见出现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是出了大事。

    不论牛魔在做什么,肯定都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跟众人一一告别之后,杨寒拉上哈哥离开函谷关。

    他打算亲自去探查牛魔的行踪。

    顺便了结当年的恩怨。

    哈哥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如果是前面时候,他当然打死都不会走。

    可在见识到杨寒的强大后,哈哥那叫一个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都在思考着如何装逼,如何吹逼,如何勾搭小母狗了。

    目送杨寒离开,皇帝这才看向秦芷柔。

    他那刚毅的面容上,露出一抹凶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地府。

    昏暗的空间没有日月。

    庞大的鬼气弥漫四周。

    到处都有厉鬼在哭泣。

    阎王殿,奈何桥,鬼门关,无数建筑挺立四处。

    但是,无数黑色的鬼魂,正在四处游走。

    它们只要看到灵魂,就上去一阵撕咬。

    要么被大卸八块吃掉,要么被感染成其中的一份子。

    这番景象,完全就是地狱版的丧尸危机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整个地府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此地已经失守。

    钟兰兰带着一伙鬼差,正守在阎王殿正前面。

    周围是全副武装的冥府军团。

    这里是地府最后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钟兰兰无精打采的脸上,此刻更加的疲惫。

    因为时间比例的关系。

    地狱的战争,已经持续了好几十年。

    每天都有大量鬼差被杀死或者同化。

    地府军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纵使最强的冥府军团,也是死伤大半。

    她们这些当差的,就像警察一样,协助军队防御核心区域。

    地府的人采用秦军的方法,用仙元将身体护住。

    可由于到处都是魔种,仙元根本无法及时补充。

    情况相当危机。

    钟兰兰看着汹涌而来的尸鬼。

    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在早些时候,他还吹嘘可防可控。

    直到东洲的灵魂大量涌入开始。

    危机就一下子爆发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有预谋的行动。

    纵使整个地府集中力量,也无法完全对抗。

    只能一点点的看着灵魂们被同化,变成恐怖的尸鬼。

    作为大千世界的地府。

    这里的灵魂何止万万兆?

    如此大规模的感染,当真是大千世界最严重的灾难。

    钟兰兰很自责,觉得这是她的责任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东洲存在这种现象。

    还在勾魂的时候没有重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决定去找阎罗说一下。

    阎罗坐在大殿上,面目狰狞,身躯庞大。

    他有个威武的名字——钟馗。

    钟兰兰进来,也没有客气,直接道:“阎君,此事乃我一人之过。请惩罚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惩罚你,还有什么意义?你且过来。”钟馗没有起身,似乎受了很重的伤。

    钟兰兰飞上去。

    钟馗凑在她的耳畔,道:“速速去找紫霄仙帝。”

    居然没有用密语。

    言毕,朝着钟兰兰一挥手,就把钟兰兰送出了地府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