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平头哥的心里,牛魔最多只比大乘期高一层。

    以他越级单杀的实力来看,只要杨寒他们拖住牛魔的手下,那就完全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如此,平头哥悬浮起来,在空中抱着双手,静静的等待牛魔过来。

    杨寒见状,决定先让平头哥吃点苦头,便没有打算先出手。

    牛魔,牛族之王。

    原本就是大乘期。

    复活之后,周身黑气缭绕,更是达到了魔王级别。

    这次来到大沙漠,主要目的还是寻找异火。

    在他的努力下,倒是真的找到了。

    那异火很奇怪。

    可以轻易将黑气烧掉。

    而且放不进纳戒之中。

    在炼化之前,只能隔空控制着。

    于是,在牛魔的头顶,便有一簇烈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颇为诡异。

    牛魔的身边,还有三个手下。

    他们分别是鳄鱼之王,蜘蛛女皇,以及沙漠之皇。

    三者周身黑气缭绕,已经形成第一层魔铠。

    实力达到了大魔级别。

    很明显是被牛魔给转化的。

    纵使他们生前乃大乘期,也无法抵抗魔种的侵蚀。

    牛魔穿着一身重铠,锋利的牛角在阳光下泛着寒光。

    腰间是两把斧头,牛嘴上盯着个扣。

    他正打算将异火带回去炼化。

    没多久,牛魔看到远处有只蜜獾拦路。

    蜜獾一族,他明显记得已经将其屠灭。

    居然漏了一只?

    还是大乘期?

    有点意思。

    牛魔这么想着,便停在空中与平头哥对视。

    “牛魔,你屠我全族,今日你必死无疑。”平头哥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,即使面对气势如海的牛魔,也是丝毫的不怂。

    面对平头哥的大言不惭,牛魔根本不当回事。

    甚至都没想亲自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牛魔觉得,杀死平头哥这种垃圾,那完全是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便看向旁边的鳄鱼之王。

    那鳄鱼之王会意,飞过去叫道:“小小蜜獾,也敢在这里叫板。看爷爷怎么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鳄鱼之王拎着两把大砍刀,嘴巴上镶了金属,浑身黑气缭绕,看上去就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来啊,孙子。”平头哥原本想让杨寒和哈哥将牛魔手下引走。

    但战意正浓,也就无暇他顾。

    两者很快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越级挑战的确很难。

    平头哥就跟前面一样,不断的被虐。

    好在他达到大乘期后,已经实现质的飞跃,自愈速度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倒还勉强能跟大魔级别的鳄鱼相抗衡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平头哥的战斗力当真很强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普通大乘期,此刻已经被鳄鱼斩杀了。

    平头哥感受着鳄鱼之王的厉害,便没有让杨寒来帮忙。

    在他的思维里,杨寒那样的水货大乘期,来了只可能是送死。

    瞧着这一幕,哈哥腿有些打颤。

    赶紧躲到杨寒身后,探出狗头,道:“寒哥,他们三王原本就很强,这被转化之后,似乎更强了。平头哥应该打不过啊。我们是不是该撤了?”

    看着哈哥惊恐的神色,杨寒依旧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似乎,根本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这让哈哥心里有些拿捏不定。

    他知道杨寒很厉害。

    可从现场情况来看,那鳄鱼之王也很厉害啊。

    瞧那破坏力,已经远超大乘期,似乎与杨寒展现出来的相当啊。

    万一这次装逼不成反被操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哈哥想到此处,已经开始谋划着如何逃走。

    牛魔这边。

    见鳄鱼迟迟拿不下对方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爽了。

    牛眼一瞪,看向旁边的蜘蛛女皇和沙漠之王。

    两者会意,迅速的飞过去。

    蜘蛛女皇吐出蛛丝,将平头哥瞬间裹住。

    沙漠之皇召唤沙土形成巨人,一把将平头哥给按在沙子里。

    平头哥只是自愈能力强,在力量方面自然是无法与之相比的。

    一时根本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公平。”平头哥很愤怒。

    原本单挑的,打着打着都有手感了,应该可以赢下来。

    没成想,对方这么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嘿嘿,小样,爷爷要把你大卸八块。”鳄鱼之王显然没把平头哥的话放心里。

    他们被转化之后,道义准则什么的,全都成了空谈。

    拎着大砍刀就冲过去。

    唰唰唰的刀锋响起。

    直接把平头哥给削成人棍。

    “寒哥。是不是该出手了?”哈哥瞧着如此残忍的一幕,有些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他以速度见长,一般的大乘期还真追不上。

    可瞧着这四者,明显比大乘期厉害得多。

    难不成,我哈哥装逼一生,不是老死,而是被吃掉?

    念及此处,哈哥相当的惊恐。

    只是杨寒岿然不动,他也不好转身逃跑。

    平头哥吐出一口血,依旧是满脸的倔强。

    如果四肢还在,估计还要起来打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还有杨寒他们在。

    便赶紧密聊道:“我不行了,你们快走。”

    在平头哥看来,自己都打不过牛魔的手下,报仇已经是无望了。

    杨寒他们距离稍远,或许还来得及逃跑。

    然而,杨寒不但没逃,反而一个闪烁就来到平头哥旁边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平头哥有些感动,又有些恨铁不成钢。

    怒道:“你们赶紧走啊。这次我托大了,算是栽了。”

    平头哥很懊恼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再忍一忍,等实力足够了再来报仇。

    但是,杨寒依旧没有动,只是抱着双手淡然的站在他旁边。

    那鳄鱼之王见状,顿时来了兴趣,狠厉的道:“人族。嘿嘿,应该比蜜獾好吃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一刀就砍下来。

    见状,平头哥一咬牙,四肢在疯狂生长。

    他说过的,从此之后要有他来守护杨寒二者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怎么能掉链子?

    可是,任他的自愈速度再快,终究还是赶不上鳄鱼的刀锋。

    “唰!”刀锋砍在杨寒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瞧着这一幕,平头哥瞪大双目,暗道完了。

    哈哥也是蜷缩了下,似乎是不认见到残忍的一幕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黑血飚溅。

    鳄鱼之王的肩膀,瞬间就被切开了。

    杨寒身穿灵甲,具有“反伤”效果。

    这种攻击不但对他没用,还把伤害原原本本的反弹回去。

    瞬间就把鳄鱼之王给搞残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平头哥和哈哥都有些愣住。

    作为渡劫期和大乘期,他们当然能清晰的看出问题所在。

    并非是杨寒有多厉害,而是那身装备很强啊。

    看似平平无常的纯阳宫道袍。

    没成想,居然会是这样的宝贝?

    这样的一幕,自然引起牛魔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仔细的打量杨寒一遍,随后欣喜的道:“是你?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