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着好奇,杨寒朝着“有朋峰”飞去。

    那里是专门用来接待宾客的地方。

    名字取自“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”。

    传承了华夏文明,很有诗意。

    是一个比较有讲究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朋峰上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,园林雅致。

    与印象中的山峰不同。

    它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平台。

    位于其上,根本感受不到是在山顶。

    这是当初纯阳宫某位祖师一剑斩出来的。

    杨寒灵识一扫,很快感知到对方的位置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位于水中央的亭子。

    水面飘荡着些许雾气。

    水中开满了荷花。

    风景甚是美丽。

    亭子通过一条长廊连通外边。

    长廊维护得不错。

    鲁子明的傀儡,的确比人工好用得多。

    杨寒落在长廊入口处,步行进去。

    这算是对宾客的礼仪。

    靠近亭子,就见一位女子亭亭玉立。

    她背对杨寒,穿着一身黑红相间的长袍。

    手里握着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头戴斗笠。

    斗笠上垂下白色薄纱,用来遮掩长相。

    露出的嫩白小臂上,有红线缠绕,栓了个铃铛。

    这番形象,这番打扮,杨寒真的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不过,看着这女人的背影,却是那么的熟悉。

    特别那气质……

    纵使杨寒在这一万多年里,努力的想去忘记。

    可在见到这个背影时,依旧止不住的想起来。

    那思念的痛楚,如山如海般再次袭来。

    不是飞升了吗?

    还能再次回来?

    杨寒这么疑惑着,喊出了那相隔一万多年的称呼:“秋宝,是你吗?”

    女子闻之,惊了一下。

    随后回头,掀开那薄纱。

    明眸皓齿,五官精致,脸蛋生得极美。

    难怪要用薄纱来掩盖。

    晃眼一看,倒还真的很像。

    杨寒一时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双目已经渐渐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“害,你这家伙,终于舍得回来了?”但是,女人一开口,整个氛围都没了。

    那声音……

    居然是钟兰兰!

    杨寒仔细一瞧。

    还真是那家伙。

    只不过,相对于当初半虚半实的形象,她此刻已经完全成为实体。

    而且还特有精神,根本看不出无精打采,生无可恋的模样。

    感知到钟兰兰的存在,小龙从灵甲里钻出来,三十多米的庞大身躯,一时把整个亭子给遮蔽。

    不过,她咪秋咪秋的叫着,身体居然快速的缩小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就只有小臂那么长了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Q很可爱。

    缩小之后,小龙也不搭理杨寒,直接飞过去蹭钟兰兰。

    两者从一开始,就这么的亲密,当真是非常神奇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叫啥?秋宝?秋宝是谁?”钟兰兰抚摸着龙头,一副高贵御姐的模样。

    与当初那个无常鬼差的形象,简直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继续发呆,钟兰兰也没去不依不饶,只是道:“这段时间发生的事,想必你也应该猜到了吧?”

    她说的,是人死了没有无常出来勾魂的事。

    杨寒推测,应该是地府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听钟兰兰这说,***可以确定了。

    “轮回盘咋样了?”当然,杨寒最关心的,还是复活的事。

    地府他只认识钟兰兰,还不至于去关心太多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,也不问问我此刻的状态怎么回事?”钟兰兰放下斗笠,嗔怒的瞧了杨寒一眼。

    杨寒挠挠头,暗道你又不是我女朋友,我关心你干嘛?

    当然,这种直男思维,在心里吐槽即可,倒是不会表达出来。

    钟兰兰在石凳上坐下,敲敲石桌,看向对面。

    意思是让杨寒也坐。

    杨寒过去坐下,四目相对,两人一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好在钟兰兰蕙质兰心,看向远处的荷花,挑起话题道:“我需要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看样子很严肃,不像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杨寒倒也很感兴趣,便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如此,钟兰兰就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。

    地府的沦陷,并非是炼妖宗鬼魂造成的,而是其中有人捣鬼。

    这个人,便是地府的崔判官。

    崔判官以职务之便,使出各种阴谋诡计,利用魔种攻陷地府。

    还把牛魔等人复活,图谋四洲大陆。

    那安史之乱,也是他从中作梗引发的。

    为的,只是向地狱输送更多被感染的灵魂。

    以此来瓦解地府的防御力量。

    就像疫情让某国沦陷一样。

    这崔判官还真的做到了。

    即便阎王封锁了出入地府的所有通道,也依旧无法将魔种的感染控制住。

    在钟兰兰出来之前,只剩下阎王殿没有陷落。

    不过,说来也奇怪,阎王明明让她去紫霄仙域求援的。

    可出来之后才发现,居然是东洲。

    而且,她的真仙之体,也变成了凡人之躯。

    钟兰兰百思不得其解,只能来找杨寒帮忙。

    在她的认知中,杨寒是这片大陆最强大的人。

    理论上,应该会有办法。

    杨寒听完之后,终于明白了一切。

    地府果然是陷落了。

    轮回盘也被人操控了。

    崔判官么?

    如果没猜错,应该是魔神的其中一具分身。

    当真是好布局。

    不过,有魔神分身的地方,就有小龙的分身在。

    既然崔判官暴露了。

    那小龙的分身在哪呢?

    也在地府么?

    只可惜,地府的通道全部关闭,已经无法进去。

    可恶啊。

    一个是仙界,一个是地府。

    作为锻体期,还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杨寒叹了一声,才看向钟兰兰,道:“那你要我怎么帮?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你去紫霄仙界,帮我找到紫霄大帝,让他驰援地府。”钟兰兰被阎王送出来之后,不但成了凡人,修为更是才筑基期。这样的情况,她根本无法短时间内飞升去找支援。

    找其他大乘期去报信又不太现实。

    毕竟仙界的关系网错综复杂,能不能见到仙帝都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杨寒的实力有目共睹,钟兰兰觉得让杨寒去,绝对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当然,她也想过直接让杨寒去地府解决崔判官。

    可杨寒的肉身和灵魂结合在一起,是无法进入地府的。

    这个涉及到相当复杂的维度问题,解释起来太难了。

    也就没有跟杨寒细说。

    杨寒听后一阵沉默。

    随后才道:“你知道的。我是锻体期,怎么去仙界?”

    整个世界上,只有两个人知晓杨寒的秘密。

    钟兰兰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其实,杨寒也想去仙界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那秦芷柔飞升前给杨寒竖中指。

    如此嚣张,不把她脑袋割下来做尿壶,真的是完全对不住她。

    不过,钟兰兰这么说,难不成有什么小道方法?

    “嘻嘻,别人或许不行,但你绝对可以。”果然,钟兰兰的确有办法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