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的是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最前面那人飞在空中,身边悬浮着十二把剑。

    后面的那人踩着飞剑,嘴里衔着一根草。

    “师祖,多亏了你,我们太白终于翻身了。”

    踩着飞剑的男子很自豪。

    他正是太白剑派的现任掌门,公孙剑。

    那个当初与杨寒有过一面之缘的男子。

    自从杨寒把易大师带过来后,太白剑派得到了极大发展。

    “嗯。好好运筹,未来可期。”易大师点点头,说着就先一步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来到纯阳宫地盘,自然得遵守人家的规矩,不能直接飞进去。

    更何况,他对杨寒的崇敬,是发自内心的。

    不过,公孙剑对杨寒的实力,没有一个完整的认知。

    特别在长安城的时候,杨寒几乎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在公孙剑的心里,杨寒就只是个大乘期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也有了易大师。

    同为大乘期,两两相消。

    太白剑派自然要与纯阳宫平起平坐,甚至还要比纯阳宫好。

    这次前来纯阳宫,公孙剑很自信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些膨胀,有些飘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如此,他也得遵守规矩。

    毕竟,两个门派是联盟,困难时候的铁兄弟。

    公孙剑这种攀比,只是因为翻身带来的门派虚荣心而已。

    两人走路上去,来到纯阳宫的山门口。

    山门口放着一块巨大石头,上面刻着几个大字:犯我纯阳宫者,杀无赦。

    那几个字苍劲有力,散发出一股豪迈的气息。

    是当初吕祖用剑气刻下来的。

    易大师端看良久,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感慨道:“东洲大地,真乃剑道圣地。与之相比,我这点境界简直上不了台面。”

    这并非是谦虚之言。

    能刻出这样的字,当事人的剑道境界,自然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纯阳宫的门面。

    在剑道之上,古人喜欢用楼层来比喻高低。

    当初最强大的剑圣,也只是五层楼。

    而吕祖的境界,用夫子的话来说,就是那站在楼顶上的人。

    楼层已经不能形容他的剑道境界。

    公孙剑也是剑修,自然能感受到那些文字中的道义。

    可惜,他现在境界太低,只能知其势而无法会其意。

    易大师和公孙剑朝着石头拜了拜。

    这是对剑道先辈的一种尊敬,也是对自己剑心的拷问。

    大师,永远要怀着一颗学徒的心。

    这是易大师的座右铭。

    此刻,已经传给太白剑派。

    公孙剑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两位,请说明来意。”这时,山门口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循声看去,那是守门的纯阳宫弟子。

    原本他们正要回礼并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可一感知之下,顿时大惊。

    这守门弟子的修为,居然是分神期!

    易大师和公孙剑都没见过傀儡,自然不知道这是鲁子明的作坊傀儡。

    单看修为,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易大师和公孙剑对视一眼,都觉得不能太丢脸。

    便故作镇定的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是来找杨寒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老祖正巧在宫里,二位请随我来。”傀儡不知道太白剑派跟纯阳宫的关系。

    当然,即便如此,他也是公式化的客气。

    在分神期傀儡假扮的纯阳宫弟子引领下,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纯阳宫主峰。

    杨寒此刻正无聊得发霉,背着手四处转悠。

    瞧着易大师等人过来,他还是比较开心的。

    都还未等两人靠近,杨寒就先一步飞过去。

    易大师一看。

    杨寒身上气势磅礴,修为精湛。

    无形中就有一股上位者的气势。

    好家伙,果然是大乘期!

    易大师感慨。

    在西洲相识的时候,杨寒还没有灵甲。

    怎么看,都只可能是锻体期。

    此刻有了灵甲,自然是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公孙剑一看,也是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当然,与易大师不同,他更多的是吐槽。

    吐槽杨寒喜欢扮猪吃虎。

    明明是大乘期,非得装作锻体期。

    易大师正要把来意说明。

    “旺旺旺。寒哥,你看到小琪琪没有啊?”这时,一团黑影倏然而至。

    他披着红色披风,挂着大金链子。

    黑白相间的毛发,还有一双灵动的死鱼眼睛。

    来者,居然是一只犬族。

    易大师和公孙剑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纯阳宫居然养狗。

    不过,当他们一感知。

    差点被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这犬族……居然是大乘期!

    妈妈呀,还要不要人活了?

    随便出来一只宠物,一条狗而已,就是大乘期?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纯阳宫复苏时间与太白剑派差不多,不可能进步那么神速啊。

    公孙剑颇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嗨,哈哥,寒哥,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,还未等公孙剑平复心情,远处又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两人循声看过去,那居然又是一只妖族。

    具体是什么种类,他们在东洲和丹洲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瞧着那妖族飞速前来。

    他们忍不住探查了下。

    乖乖!

    居然又是大乘期!

    这尼玛……

    公孙剑险些都要骂人了。

    东洲这块地,一个宗门里面,能有一个大乘期就已经顶天了。

    可这纯阳宫,怎么陆续冒出来大乘期?

    这都三个了啊。

    杨寒瞧着平头哥过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便让周围的傀儡弟子都过来一下。

    也算是对易大师,对太白剑派的一种礼仪。

    不过,那些傀儡弟子不过来还好,这一过来之下……

    “哐当!”公孙剑心爱的长剑落在地上,随后他也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数千个分神期弟子。

    这什么玩意啊?

    公孙剑相当惊骇。

    原以为纯阳宫有三个大乘期,就已经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周围的弟子居然都是分神期。

    这未免太欺负人了吧!

    分神期啊!

    随便拉出去一个,都能威震四方,坐拥一派了。

    可在纯阳宫,仅仅只是普通弟子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人在做杂役。

    这尼玛,这还是纯阳宫吗?

    还是那个跟我们联盟,一起招新,一起被欺负的纯阳宫吗?

    公孙剑有些想不通。

    易大师也是有些想不通。

    他的灵识比公孙剑要强。

    明显能感觉到,整个纯阳宫绝大多数人都是分神期以上。

    这种实力,已经远超过很多大势力。

    说是圣地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纯阳宫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?

    这才一年不到啊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,都有些呆滞。

    杨寒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他早就习以为常。

    瞧着两人的表现,他也是想不通。

    只能问道:“易大师,公孙兄,到底什么事让二位如此匆忙?”

    听着杨寒的声音,两人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易大师这才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是丹洲出事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