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来也巧,安康伸出去的手,正好就抓在哈哥的某处。

    场面霎时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哈哥虽自诩犬族扛把子,犬族最美的男子。

    可长这么大,还从未被人摸过啊。

    哪怕最漂亮的小母狗,也没有这种机会。

    这个人类,未免太过分了吧。

    这是耻辱,这是屈辱。

    不能饶恕。

    “呔,吃你爷爷一招窝心拳。”哈哥大怒,一拳打在安康的胸上。

    但是,安康复活之后,利用魔种骤升到大乘期不算,魔铠提供的增幅更是达到魔王级别。

    作为大乘期的哈哥,怎么可能打得过对方?

    更何况因为情况不明,哈哥刻意控制了力道。

    一拳下去,对方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哈哥这才注意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眼前之人,居然是魔物。

    看着安康淡然的神色,那缭绕着黑气的铠甲,猩红的双目。

    按照哈哥的经验来看,应该是踢到铁板了。

    瞧着安康提起拳头,哈哥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但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轰!”安康一拳下去,直接打在哈哥的狗头上。

    巨大的力量,将哈哥击飞出去,砸破一栋建筑。

    “呀呀呀,奶奶个熊腿,居然敢动我老哥。”眼看哈哥被欺负,都还未等杨寒出手,平头哥就冲过去。

    安康一愣,很快就跟平头哥厮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平头哥拼命的劲头爆发。

    加之不怕感染。

    刚开始,硬是把安康给打蒙圈了。

    好在实力摆在那里,两者差了两个大境界,根本不是拼命能够填平的。

    安康这才慢慢的掌控局势。

    “寒哥牛逼。”但与此同时,哈哥也从碎渣中冲出来。

    他承受了那一拳,除了有点痛之外,身上半点伤都没有。

    在哈哥心里,就像渡天劫一样,是杨寒帮了忙。

    杨寒瞧着他没事,也没解释。

    原本胆小如鼠的哈哥。

    在发现这种情况后,整条狗都气势大变。

    在他心里,这就是杨寒对他的庇护。

    有杨寒在,一切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如此,哈哥冲过去,配合平头哥,与那安康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安康一次次的把哈哥打飞,一次次的重击哈哥。

    可从头到尾,哈哥依旧啥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连番几次之后,整条狗越来越自信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点战力也敢跟哥叫板?不知道哥三岁吃蟑螂,七岁吃屎壳郎,十八岁就能单挑老鼠吗?”哈哥一边被打,一边还在那叨叨絮絮的吹牛逼。

    虽然,这牛逼吹得,似乎有些不符合众人的审美。

    但哈哥的确把狗仗人势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瞧着现场的情况,易大师赶紧去救治那些伤者。

    公孙剑则跑去搀扶杨索。

    他是第一次到丹洲,什么情况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瞧着杨索身上疾风缭绕,有着极高的剑道境界。

    定然是同道中人。

    杨索感谢的看了一眼公孙剑。

    艾丽娅也是点点头,表示感激。

    就在她和公孙剑架着杨索,打算到一边疗伤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艾丽娅,你过来。”远处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那是艾丽娅的老祖,现场唯一还活着的大乘期。

    安康之所以没杀他,主要是看在艾丽娅的情分上。

    当然,更多的还是,这老人从一开始就反对杨索和艾丽娅的关系。

    在安康心里,这就是同盟。

    “艾丽娅,你的心思我清楚。但是,血脉差距在那里,我是不会同意的。”那老者相当倔强。纵使此刻情况特殊,也是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杨索的血脉太低级,配不上他们家族。

    风氏见状,非常的生气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母亲,被人瞧不起自己孩子,那肯定是不好受的。

    不过,她看向杨寒,双目一亮。

    便捂着伤口,颤颤巍巍的走过去,朝着杨寒跪下去,道:“风氏拜见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很多人叫杨寒老祖。

    是对极长者的尊称。

    可这老祖宗一词,却是不能乱叫的。

    它是同宗族的称谓。

    杨寒瞧着风氏诚恳的模样,已经开始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便道:“你且起来说说看,为何这么叫我?”

    风氏见杨寒没有拒绝,一时有些开心。

    起来之后,直接从纳戒中取出一幅画。

    “这是奶奶悬挂在堂屋里头的。”风氏说着,将画卷展开。

    上面是两个人的合影。

    男的短发T恤,看上去很帅气。

    女的短衫百褶裙,勾勒出极好的身材。

    赫然是一副现代合照。

    那男的……正是杨寒。

    女的,则是他埋藏在心里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这一刻,纵使强大如杨寒,脑子也是有些短路。

    女朋友一同来到异界的事情,他倒是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可面前的风氏叫其奶奶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不成,她在异界这边有了其他男人?

    可为何同框的是自己?

    杨寒看向杨索,对方的确有几分像自己。

    该不会……

    这尼玛太离谱了吧。

    我们只发生过几次,还是有安全措施的啊。

    那样都能有惊喜?

    念及此处,杨寒感觉有些头大。

    虽说可以检测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但他此刻太无敌,根本无法将血液弄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想起从上官婉婉那里得来的手机。

    杨寒便现场取出来,点开文件查看。

    照片大多数是风景和修炼相关。

    视频自拍倒是有好几段。

    杨寒播放视频。

    上面终于出现了那个深埋在心底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原本就极为漂亮。

    来到异界开启修炼之后,各方面更是拔高好几层。

    光从录像来看,就能让人魂牵梦绕。

    “阿寒,我怀上你的孩子了。真没想到,都那么小心了,还是中招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们说我的天赋奇高,可以修行诶。但是,要等孩子生出来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孩子取名杨念哦。是想念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孩子虽然过得很辛苦,但我很努力呀。希望修行能够改变一切吧。”

    “阿寒,这是想你的第365000天。修行果然能改变命运呢。我们的孙子叫杨信哦。我坚信,我一定能找到你。”

    杨寒一段段的看下去。

    越看,鼻子越酸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长久以来,不敢翻看手机的原因。

    这种思念的痛楚,真的比毒药还可怕。

    “阿寒,这是想你的第730000天。今天呢,我要告诉你个好消息。看看这些是什么?我刚从地球带回来的哟。放心吧,地球和这边的时间比例不一样,叔叔阿姨他们都很好,我还传授了他们修行秘诀。你还别说,二老的天赋奇高,在我回来之前居然已经入门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杨寒愣住了。

    对方看似日常的一段话,在杨寒心底掀起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相对于无意中有了后代的事实。

    这件事,才让杨寒最重视。

    她,居然可以往返地球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