瞧后面的视频,还不止一两次。

    对于她来说,这事似乎很平常。

    到底用的什么方法?

    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吧?

    杨寒惊叹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视频上没有拍出来,也就无从知晓。。

    杨寒把手机里的文件都翻看一遍,的确没有发现相关的情报。

    不过,从女友能穿越时空风暴去到北洲来看。

    她的手段的确不简单。

    或许跟自己一样,穿越之后,也获得了什么特殊的际遇吧。

    杨寒收起手机。

    除了思念大爆发外,更多的还是感慨。

    没成想,他也是有后代的人了。

    儿子名叫杨念,已经飞升。

    孙子名叫杨信,在安家的诡计下也飞升了。

    杨寒在异界的家族,此刻就只剩下风氏,杨索和杨瑞雯。

    说是人丁单薄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还好当初没有冷酷无情,顺道帮了他们一把。

    不然就相当于断后了。

    在这修行界,还是得信因果报应。

    杨寒感慨。

    此刻来看,不论是拯救地府,还是追杀秦芷柔,亦或去寻找女友。

    都得去仙界。

    原本他这样的锻体期,是根本没有机会的。

    还好钟兰兰带来了强大的技术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大阵什么时候能弄好。

    起不起作用。

    杨寒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你离我家艾丽娅远点,以后别再往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闻旁边传来呵斥声。

    杨寒循声看过去,发现那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。

    瞧着模样,是西洲当初的遗族。

    大乘期境界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见这个老头态度强硬,艾丽娅架着杨索,在那进退维谷。

    很显然,老头呵斥的就是他俩。

    杨寒作为地球人,见多识广,一下子就看出其中的原因。

    顿时就不爽了。

    杨索可是他的重孙啊。

    小家伙自小没父亲,长大了还被别人欺负。

    作为老祖的杨寒,怎么能看得下去?

    杨寒是个非常护短的人,直接走过去,朝着那老头道:“孩子们的感情他们自己做主。你从中干涉些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白人老头一听,顿时就恼怒了。

    想着,你谁啊?

    一个外人而已,凭什么对别人家的事指指点点?

    不过,看着杨寒是个大乘期。

    老头便稍微缓了下情绪,道:“你是谁?我们两家的事,你管不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的家人,我自然能管。”杨寒看向杨索,一副护犊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杨索原本见到杨寒为他出头,还颇有些感动。

    但听杨寒这么一说,他立马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早些时候经历的事情,他可都还记着呢。

    好家伙。

    我当你是兄弟,你还真的泡我老妈啊?

    杨索看向风氏。

    就见风氏点点头确认这个事。

    杨索的表情立马难看起来。

    完全没想到,杨寒还真的能做到。

    就连他老妈都同意了。

    怎么做到的啊?

    就因为长得像爸?

    可恶啊。

    “妈,爸才是飞升,你也要开始渡劫了,能不能忍一忍啊?”但是,杨索想了想,还是忍住没爆发。

    只能旁敲侧击的提醒风氏。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说,风氏完全可以飞升去找杨信,没必要跟杨寒扯在一起啊。

    风氏一听,就知道这小子误会了,气恼的过去,揪着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杨索当然不乐意了,急忙一躲。

    弄得两人都扯到伤口,同时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风氏顿了顿,也没跟杨索解释,只是环顾艾家的人,道:“此乃我杨家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掷地有声,铿锵有力。

    根本不像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所有人都沉默了。

    杨家老祖?同在丹塔城这么多年,他疾风剑宗,别人又不是不清楚。

    除了当初有个天赋惊人的女老祖外。

    哪还有什么老祖啊。

    杨寒看上去,似乎比她都要小吧?

    这也能叫老祖宗?

    逗我呢?

    杨索也意识到这里,艰难的伸出手,拍了拍风氏,道:“娘,我们已经够丢脸了。这种话还是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他以为,这是风氏胡编的借口,用来掩饰两者的亲密关系。

    “哼!”对此,风氏冷哼一声,也不去解释。

    她相信,杨寒会为杨家做主的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杨寒根本没搭理这些人的质疑,只是看着那老头道:“我是杨家老祖,杨索是我的重孙,我有资格管这事。你倒是说说看,你这么做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门当户对,懂吗?即便你是杨家老祖,仅仅只是个大乘期而已,怎么跟我艾家相比?”艾老头很自信。

    艾家作为丹塔城的实权家族,是丹洲无上的贵族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有五个大乘期。

    即便跟当初的慕容家相比,也丝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纵使那两个异族都是杨家的人。

    杨家此刻也不过才三个大乘期而已。

    也还远远无法跟他艾家相比。

    瞧不起你,就是瞧不起你。

    艾老头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对此,杨寒沉默了下。

    如果用异界人的思维来看,对方的想法的确是没错。

    这种权贵思想,在异界大陆还是挺严重的。

    想要三言两语去改变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就像你让地球的西方人戴口罩一样。

    完全是无用之功和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最好的办法,就让对方尝到恶果,或者让对方看到差距。

    否则你说破嘴皮也没用。

    如此,杨寒便指向正在跟哈哥他们搏斗的安康,道:“那你们家有五个大乘期,可解决这个问题了?”

    艾老头被这么一问,倒是有些颜面挂不住。

    的确,在早先时候,他们五个大乘期围殴安康。

    没想到,才是一个照面就被安康给重伤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种实力差距,当真让人有些绝望。

    不过,瞧着那两个异族,不也没能拿下安康嘛。

    有什么好炫耀的?

    这么想着,艾老头便道:“怎么着?你能解决?”

    杨寒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事情,行动永远比瞎哔哔来得好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不吱声,那艾老头“切”了一句,胡子都吹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那模样,当然也是瞧不起。

    不过,下一秒,他就愣住了。

    就见杨寒指着安康的食指弯曲,随后弹出去。

    霎时间,恐怖的力量爆发而出,直接把安康瞬间打爆。

    在那恐怖的威力下,就连渣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