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,什么情况?

    事情发生得太快,太突然。

    艾老头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怀疑,自己是不是眼花了。

    毕竟,同样是大乘期,他们五兄弟都拿对方没办法。

    可面前这个男人,仅仅只是一指就将其秒杀。

    简直天方夜谭啊。

    最起码,你来个大战三百回合将其击杀。

    我都能相信啊。

    艾老头真的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这时,旁边传来幽幽一叹。

    艾丽娅终于忍不住提醒道:“爷爷,他便是端了慕容家老窝的那位圣人啊。”

    杨寒团灭慕容家,在丹洲的名声不胫而走。

    亲眼所见的那些丹宗弟子,更是把他吹到天上去。

    一人秒杀四位大乘期。

    如此恐怖的战力,当真世所未见。

    这事,作为丹塔城的贵族,艾老头,当然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他还亲自去丹塔研究了一阵。

    对杨寒的战力,也是仰慕不已。

    只不过传闻他喜欢扮成锻体期。

    艾老头见杨寒过来就是大乘期,便没有往那方面想。

    此刻一听。

    他顿时惊讶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杨寒可是他的崇拜对象啊。

    以一人之力,秒杀慕容家所有大乘期,还拯救了丹洲。

    如此人物,当真千古难寻。

    原本艾老头都在计划着去拜访下杨寒。

    可没成想,人家已经过来了,居然就是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难怪能一指灭杀恐怖的安康。

    果然如传闻中一样的恐怖啊。

    刚才还出言不逊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艾老头瞬间尴尬。

    “寒哥,这厮挺厉害的啊。我感觉比大乘期高了两个层次。”平头哥飞过来,抱着手,摸着下巴,在那总结刚才的战斗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高一大境界,他还是有把握将其击杀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家伙的战斗技巧并不高,除了用境界强行硬怼外,半点本事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应该更好对付才是。

    可,他跟哈哥一起,都只能进行防御。

    其中的差距,已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寒点点头,正要跟他们说明下魔王级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切,管他高几个层次,寒哥的一指头都挡不住。那就是绝对的垃圾。”哈哥也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那死鱼眼睛里,正闪烁着装逼的光芒。

    他对杨寒的崇拜,是打心眼里来。

    拍马屁什么的,已经自然天成。

    听着两位大乘期妖族的话,艾老头终于回过神来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,安康居然高出他们两个层次。

   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啊?

    四洲大陆,明明只能容下大乘期啊。

    艾老头纳闷。

    不过,转念一想,杨寒可是一指就将其灭杀。

    足以见,杨寒至少也是高他们三个以上的层次啊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果然强大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艾老头急忙站起来,对着杨寒作揖道:“原来是前辈在此。刚才,是晚辈冒失了。还请前辈原谅。”

    原本这事很简单,可涉及到沾亲带故的关系,也就变得棘手起来。

    杨寒看了风氏几人一眼。

    风氏点点头,表示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这才道: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瞧着这一幕,杨索强忍着疼痛,凑到风氏旁边,道:“老妈,你该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该不会真的和杨寒有一腿吧?

    不然,人家怎么会这么帮你。

    还特地瞧了你一眼。

    “会你个大头鬼。”风氏大怒,差点就一脚踹过去。

    杨瑞雯的性格,或许就是继承了她。

    不过,自己亲生的,还是得忍一忍。

    风氏便再次把那画卷展开,道:“看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杨索哦了一声,这才仔细打量。

    杨瑞雯也凑过去瞧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下子,两兄妹终于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小时候在老家,的确是见过这幅画。

    是他们老祖的肖像。

    当时还觉得,老祖他们的衣着,发型,风格很奇特。

    可惜,时间一久,就把这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此刻想起来,终于发现其中的关联。

    画像上的那个男人,可不就是杨寒嘛。

    虽说发型已经完全改变。

    可那模样,那气质,却是丝毫没有变啊。

    难怪杨寒看着如此面熟。

    敢情,真是他们的老祖宗啊。

    念及此处,杨索赶紧跪下去,对着杨寒道:“杨家第四代后辈,杨索。拜见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一年前还称兄道弟,一年后就要称呼对方为老祖。

    还差点以为老妈被泡。

    人生变化之大,当真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杨索感慨。

    杨瑞雯反应过来,也是赶紧跟着跪下去,道:“杨家第四代后辈,杨瑞雯。拜见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杨瑞雯原本脾气火爆,但被安康修理一顿之后,整个人变得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杨寒看在眼里,只能想着等以后给她做下心理辅导了。

    瞧着艾家的人还在旁边。

    杨寒看向那艾老头,道:“小辈们的事,咱可以不插手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这是自然。”艾老头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他倒也不是什么恶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是阶层思想固化而已。

    在见识到杨寒的强大之后。

    在认出杨寒的身份之后。

    这一切,自然都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开玩笑,安康那样的人物,他们几个都打不过。

    还是见面就秒那种。

    可杨寒一个指头就将其打爆。

    这种实力,果然与传闻中一样恐怖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夸张的成分。

    甚至比那传闻的程度都要高几分。

    与如此人物成为亲家。

    是他艾家占便宜啊。

    艾老头感慨。

    “多谢老祖成全。”

    杨索和艾丽娅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齐齐对杨寒跪拜。

    杨寒点点头,将他们给扶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的后代啊。

    重孙啊。

    看着杨索和杨瑞雯。

    杨寒老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儿子和孙子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居然就有重孙了。

    这也太……

    怎么形容呢。

    惊喜?

    “嗷~”安康死去,周围的魔物没了指挥,开始四处暴走。

    杨寒闭眼探查,发现整座城都被魔物占领。

    已经没有任何活人了。

    丹洲这边的损失,远比其他地方都要严重。

    叹了一声,他只能让小龙出来帮忙,把这座城池炼化。

    以防止魔种传播出去。

    在一阵恐怖的威压中。

    小龙从灵甲里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可大可小。

    在这种场合,自然是用最大的形态。

    一时间,巨大的龙躯笼罩了城主府。

    瞧着这一幕,丹洲的这群人都被惊吓到了。

    甚至于易大师和公孙剑也都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杨寒很厉害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居然连神龙都有。

    这得什么样的气运啊?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