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两人奇怪的表现,平头哥一脸的迷茫。

    他作为一只单身蜜獾,自然是不懂这些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还是人族的行为。

    只能看向哈哥,问道:“他俩在干吗?”

    哈哥抱着手,身后的红披风招展,一副很老道的模样,道:“根据我多年的经验,这叫两小无猜,其梅竹马,耳鬓厮磨,无中生有,暗度陈仓,凭空想象,凭空捏造……”

    一连用出很多个人类的成语,也不知道从哪学来的。

    虽说词不达意,却也把平头哥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平头哥是个文盲,从未学过人类的知识,只能点点头装作理解。

    什么叫契合?就是一个爱装,一个配合。

    说的就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杨寒和钟兰兰来回怼了好几次。

    鲁子明看不下去,道:“你俩很闲吗?没事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在傀儡的辅助下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见状,杨寒这才罢休。

    瞧着鲁子明离开,他忽的想起一个事。

    在北洲击杀魔王之后,获得一件战利品,那是开启虚空界的钥匙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拿出来研究过,发现并不能使用。

    折磨魔王的灵魂,对方也是打死不说。

    又不可能真的把他弄死。

    这事就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瞧着钟兰兰这么想要独立空间,杨寒便将那玩意取出来,道:“喏,这是虚空界的钥匙。你有本事,自己破解吧。”

    钟兰兰依旧有些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她生来就在地府,还从未体验过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天晓得阎王为何把她变成凡人之躯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真是麻烦。

    钟兰兰吐槽着接过那东西瞧了瞧。

    顿时产生了兴趣。

    也不搭理杨寒,踩着飞剑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呵~女人,还想跟我斗?”瞧着她匆匆离去的身影,杨寒觉得是自己赢了。

    这种脑回路清奇的直男思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当初是如何找到女朋友的。

    北洲这边。

    陈二狗正跟阿托缠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对于阿托的突然复活,陈二狗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好在杨寒给了他足够的实力,这才勉强与阿托抗衡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区区人魔,也敢与我争抢王位?”阿托一爪子将陈二狗击退。

    他被复活之后,脑海里那个声音告诉他,一定要统治整个北洲。

    但是,陈二狗的存在,完全阻碍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印象之中,人魔里并没有这样的战力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阿托死的早,不知道后面的事。

    复活之后很茫然。

    “人魔你妈,你全家都是人魔。老子是天魔宗宗主。天魔,懂?”陈二狗有了实力之后,只是在杨寒面前唯唯诺诺。面对这个地魔,他可一点都不虚。

    特别,此刻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魔王,更不能在众魔面前坠了气势。

    阿托正要还以颜色,就见几道光束落下来。

    伴着咚咚声,三个人影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骂的可以,很有我的风格。”其中一个有着黑白相间的毛发,披着红色披风,戴着大金链子,一双死鱼眼非常灵动。

    来自,自然是杨寒他们。

    杨寒在刚才看到北洲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便马不停蹄的过来支援了。

    好歹,这陈二狗是他安插在北洲的棋子,代理人。

    不得不管啊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阿托无视哈哥和平头哥,怒视着杨寒。

    生前他就是被杨寒杀死的。

    还是一击秒。

    至今都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哦?你谁?”杨寒瞟了他一眼,对这个地魔并没有印象。

    毕竟都是一击秒。

    杀了那么多地魔,杨寒根本记不得。

    “我乃……”阿托作为一个有心气的地魔,很想堂堂正正介绍下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用奶了。”但是,杨寒摆摆手,根本不给他机会。

    之所以还没一击打爆阿托。

    是想要用这个家伙来教学。

    哈哥和平头哥不是一直纳闷,大乘期之上的层次是什么嘛。

    机会难得。

    打断阿托的话,杨寒让陈二狗把魔甲脱下来。

    魔铠内魔气纵横,哈哥肯定是不能用的。

    但平头哥连魔种都能免疫,这点魔气对于他来说,根本就不算什么?。

    平头哥疑惑着把魔铠穿上。

    这不穿不知道,一穿顿时大叫妙。

    “老弟,你咋了?吃虎鞭了?”哈哥无法体会那种感觉,瞧着平头一脸兴奋,便信口开河的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寒哥,我上了?”平头懒得理他,只是看向杨寒征询意见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杨寒点点头。对于平头的实力,他还是比较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。”阿托被无视,感觉很不爽。

    几个大乘期的垃圾,居然也敢无视他?

    阿托单手运起魔球,就要给这些渣渣好看。

    但是,平头哥倏地就冲过去。

    躲过阿托的魔球,一拳打在阿托的脸上。

    避开阿托的魔抓,一拳打在阿托的胸部。

    “呯呯呯!”

    场中立刻传开击打声。

    平头哥原本就擅长越级战斗。

    此刻拥有跟阿托一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直接就把对方碾压得还不了手。

    一番战斗下来,阿托被打到地上,爆开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喷出一口黑血,魔铠爆裂,身体已然重伤。

    “哇咔咔。寒哥,这是怎么回事?平头真吃虎鞭了?”哈哥在那看得好生羡慕。

    他也想拥有这样的实力啊。

    “这是魔铠。你们遇到的牛鬼,牛魔,狼魔……等等,都是因为穿了这个,才实力大增的。”杨寒说出真相来。

    哈哥这才了然。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随后眼珠子一转,道:“寒哥,你特地给我们展示。难不成……嘿嘿。”

    瞧着哈哥那猥琐模样,杨寒也不卖关子,点点头承认下来。

    他的确有意给哈哥两者打造灵甲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很多事情就不用自己亲自出手。

    有着小弟跑腿,何必亲力而为?

    这样才是大佬的作风嘛。

    两者交谈之际,平头哥已经把阿托给打死。

    阿托的灵魂飘出来,一时不知去往何处。

    杨寒想了想,还是一指将其打爆。

    依旧是原来的观点。

    宁可让崔判官复活这些熟悉的,也不想来个陌生的。

    毕竟暗箭难防嘛。

    陈二狗在旁边安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同样是魔铠。

    自己穿着,居然打不过阿托。

    而那蜜獾穿着,几下就把阿托打死了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阿托都还不了手,完全的碾压。

    果然,大佬就是大佬,手下都那么牛逼。

    陈二狗不得不感慨。

    处理掉阿托,杨寒把魔铠还给陈二狗。

    交代几句之后,原本想回纯阳宫的。

    但想起前面用灵识探查的时候,发现上官婉婉洗澡没洗干净。

    杨寒觉得有必要去提醒她一下。

    毕竟,成年人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要做个好人嘛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