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寒等人继续等在场地里。

    没多久,通过检测的人,就被送到这边来了。

    第一轮检测,通过一千多人。

    第二轮检测,只通过十个人。

    这十人,便是天才级别以上。

    至于是天才,还是天骄,甚至妖孽级。

    只能在这里检测了才知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今日纳新的压轴大戏。

    那些没有过关的参选者们,此刻并未离开。

    全都被安排在四周的看台上。

    他们要亲眼目睹最后十名的竞争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都被要求吃了一种奇怪的丹药。

    上百万的丹药砸下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纯阳宫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十人里,杨索,杨瑞雯,艾丽娅,西施赫然在列。

    还有其他的六人。

    从年龄来看,倒是没人超过三十岁。

    杨寒虽然说了,大乘期的也可以来参选。

    但作为那样的存在,目前还没脸前来。

    一般都是选择在台子上当观众。

    他们得先观察。

    瞧瞧这纯阳宫究竟有什么底蕴。

    敢说出那样的豪言壮语/嚣张之语。

    杨寒这人做事,喜欢雷厉风行。

    眼瞧十位参选者进来,他就宣布开始。

    参选者们一一来到雕像前面。

    “叮,天才。”

    “叮,天才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六个人,全是天才。

    在他们欣喜的神情里,被服务员接到旁边休息。

    第七个测试的,是艾丽娅。

    在杨索鼓励的眼神里,她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叮,天之骄子。”

    很快,结果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声音响起来的时候,原本热闹的看台,一下子沉入寂静里。

    隔了一会儿才掀起轩然大波。

    天之骄子,也叫天骄。

    是比天才还要高级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只要不早夭,都能在100岁以内,修炼至大乘期飞升仙界。

    而天才,却要1000年!

    如此人物,放在任何地方,都是稀世珍宝。

    “庄老……”

    庄周旁边的人看得非常眼红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期盼着庄周出手。

    庄周想了想,还是按捺下去。

    天骄虽然稀罕,但他稷下学院也能出得起几个。

    见庄周不说话,这些人只能暂时先忍着。

    艾丽娅测试完毕,与杨索对视一眼,才欣喜的走下台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还剩3个人。

    杨索,杨瑞雯,西施。

    杨索觉得,还是先让他出场吧。

    不过,才刚迈出脚步,就被服务员给阻止了。

    杨索纳闷。

    这又怎么了?

    就见服务员笑了小,随后看向四周的观众,宣布道:“此乃我纯阳宫老祖杨寒之重孙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周围的人再次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随后才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想到,居然在测试的最后一轮,宣布这样的消息。

    那个恐怖的存在,居然也有后代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对,人家都一万多岁了。

    有后代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,瞧着还那么年轻,那么帅气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的道侣是谁。

    当真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服务员宣布完,又继续道:“她也是我纯阳宫老祖的重孙。”

    杨瑞文原本振作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听到服务员这么介绍。

    她立刻就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大场合下宣布关系。

    足以见老祖对他们的重视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兄妹俩的天赋到底如何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天才,而不是天骄,会不会丢了老祖的脸?

    杨瑞雯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杨索也是有点压力。

    还好,服务员宣布完毕。

    并未让他们上场。

    而是让西施去检测。

    西施远远的看了杨寒一眼。

    那就是纯阳宫老祖吗?

    果然好帅啊。

    又有实力,又年轻,又帅气。

    呀,可不就是我的大英雄吗?

    西施还小,脑袋里就像追星族一样,还对自己的偶像抱着很多幻想。

    在忐忑,激动,自信的情绪下,她走上了检测台。

    很快,雕像亮起,检测结果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叮,天之骄子。”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西施居然也是天骄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让看台上再次爆发出惊呼。

    天骄这玩意,虽说不太常见,却也能经常听闻。

    可一连出现两个。

    这概率,未免太大了吧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两个人都要加入纯阳宫!

    太过分了吧?

    众人都这么感慨着。

    面对这个情况,庄周旁边的人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庄老,那女子,可是我稷下西家的小辈。就这么让给纯阳宫?”

    他们开始挑拨离间。

    在利益面前,任何的道心约束都成了空谈。

    庄周原本也很不是滋味,正愁找不到个什么借口。

    一听。

    那女子居然是西家的人。

    西家,可是稷下的名门望族。

    自家的人才,岂能拱手送人?

    于是,庄周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展开灵识朗声道:“在下稷下庄周,可否向纯阳宫老祖讨教一二?”

    众人正在惊叹纯阳宫的气运,居然能招到两个天骄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立马陷入安静里。

    庄周啊。

    那可是夫子门生。

    当代最伟大的夫子理学者。

    稷下学院的现任院长。

    他要跟纯阳宫老祖讨教?

    讨教什么?

    闻之,杨寒疑惑的看过去。

    这庄周他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当初在稷下学院的时候,此人应该还没有进去。

    算是一个晚辈。

    当然,不论如何,还是看看他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杨寒面无表情的看向庄周。

    庄周见状,无法揣测出杨寒的所想。

    但还是继续道:“当初纯阳宫与稷下有约在先。世间天骄,各居一半。”

    庄周说的是事实,当初吕祖和夫子约定。

    两边发现的天骄弟子,各分一半。

    为的是防止一家独大,造成局面崩盘。

    这事,杨寒也知道。

    但,在纯阳宫没落的这一千年里,怎么不见稷下分个天骄过来?

    很明显,这是典型的驰名双标。

    杨寒这次,可不会认账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让,你要咋地?”

    话不多,就几个字。

    可这分量太重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,包括庄周,立马呆住了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想不到。

    堂堂纯阳宫老祖,居然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丝毫不留情面,丝毫没有回旋余地。

    那可是稷下学院的现任院长啊。

    即便想要拒绝,也可以委婉点嘛。

    “这世间,只有纯阳宫才能把天骄培养好。”

    瞧着他们惊讶和不解,杨寒还是解释了下。

    此话一出,顿时就把庄周给引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我稷下学院,还不如你纯阳宫?”他很生气,真的非常生气。

    修炼至今,成为圣人,修养方面,自然是极高的。

    可纵使如此,也被杨寒给气个半死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杨寒点点头,一副肯定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意思很明确,稷下学院就是不如纯阳宫。

    周庄一口气上不来,差点被气得吐血。

    稷下学院自成立以来,何时受过如此大辱?

    就要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杨寒却压了压手,道:“你先好好看着。待会儿你自然明白差距。”

    哗。

    听着这话,周围的人又一次燃爆。

    那模样,那自信,典型的一副长辈教训孩子。

    这就是纯阳宫老祖吗?

    未免也太霸气了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晚上还有。昨天有事,后面开始爆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