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好看着?看什么?

    庄周不明白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不懂。

    虽说杨寒表现得很霸气,但实质行动是什么呢?

    用传闻中的战力?

    可此刻又没对手,如何来展示出来?

    殴打他们么?

    这似乎不合理啊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,服务员的声音响起:“下面,有请杨索和杨瑞雯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,把众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。

    一般放在最后的才是高潮。

    可前面已经检测出两个天骄了。

    这老祖的后代,难不成比天骄还高?

    不可能吧。

    天骄,又称妖孽级别天赋,已经是四洲大陆常见里最高的了。

    至于传闻中的那些,都只是传说而已,万年难得一见,有些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瞧着纯阳宫如此自信,想必这两人也是天骄吧。

    众人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毕竟用来压轴,如果太拿不出手,似乎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,杨瑞雯想了想,决定自己先去。

    她自从上次受挫之后,已经沉沦了很久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认了老祖,还有如此庞大的势力,杨瑞雯真的会失去自信。

    她忐忑的走上检测台。

    正如前面经历的一样。

    雕像发出光芒,笼罩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沐浴在这光芒里。

    杨瑞雯感觉浑身都没有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这种检测机制,在丹洲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她自小在丹洲长大,原以为丹塔城已经很繁华。

    可来到大唐之后。

    杨瑞雯才明白,她们所在的地方,只不过是乡下。

    这大唐帝国很神奇。

    整个长安城,甚至一个大乘期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民众的生活,权贵的生活,那叫一个奢华。

    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次的检测时间有点久。

    观众都开始纳闷起来。

    甚至有人开始质疑,是不是纯阳宫要作弊。

    然而,这样的声音很快就被压下去。

    那些是一些上千年的老怪物们。

    他们见识过纯阳宫的检测手段。

    对这种手段深信不疑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宣扬下,周围的人才停止质疑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终于,雕像传来声音。

    检测结果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声叮的时间有点久。

    观众们都伸着脖子,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杨瑞雯深吸一口气,紧张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无垢宝体!”

    雕像报出结果。

    似乎连它自己都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这一结果,与前面的都不同。

    大多数观众都听不懂。

    一个个都疑惑的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直到一些老人们发出惊呼声。

    他们这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“无垢宝体!宝体天资!我的天老爷啊。”

    “上万年才会出现一个的宝体啊。”

    “比天之骄子还要珍贵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当年夫子和吕祖,就是宝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这女娃子的天赋,居然强悍如斯?”

    直接形容,这些人或许很难懂。

    但只要用夫子和吕祖来对比,他们就懂了。

    夫子和吕祖,可是近万年最牛叉的人物。

    没想到,纯阳宫老祖的后人里,居然有如此天赋的后代。

    杨寒看到这个结果,也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在他的预估里面,最多只是天骄。

    妖孽级别的天才,也就是所谓的天骄,就符合进纯阳宫的条件。

    只要这个结果,他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这孩子居然给他如此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宝体天资,只需要30年即可到大乘期。

    吕祖当年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只不过因为低调,对外宣称100年而已。

    瞧着杨瑞雯才十八岁,就已经元婴期,已经窥见一斑了。

    这女娃子就是没跟其他人对比,才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天赋有多厉害。

    见到这个结果,风氏终于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杨瑞雯的问题,应该可以解决了。

    瞧着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庄周等人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纯阳宫先是收了两个天骄不说,此刻更是喜获宝体。

    当真让人羡慕妒忌恨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样的雯雯。真不愧是我杨家的骄傲。下面,轮到哥了。”

    杨索的声音,把呆愣的杨瑞雯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居然拥有如此之高的天赋。

    复仇的种子,在杨瑞雯心底萌发。

    她开心的笑了笑,随后才走下台去。

    从那升腾气势来看。

    自信心已经重新找回。

    只要给她足够的时间,一定能把安康虐成狗屎。

    杨索站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众人倒是没有多大期待。

    毕竟一家人里,已经出了一个宝体。

    不太可能出第二个吧。

    这杨索,最多也只可能是天骄资质。

    众人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就闻雕像给出结果。

    “叮,无漏宝体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场中瞬间死寂。

    虽说无垢,无漏,两个词语不一样。

    可后面的“宝体”一词,他们可不陌生啊!

    这尼玛,刚才不是才出现一次吗?

    怎么还来?又来?

    这一家人怎么回事?

    老祖天下第一,名震整个大陆,据说战力无双又无敌。

    这后人出天骄倒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几个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可同时出两个宝体……

    这尼玛,还要不要我们活了?

    难不成,我们都是行走的废物?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备受打击。

    只有杨寒和风氏等人非常开心。

    他们也没想到,居然有两个宝体。

    把这俩小家伙放丹洲,真的是浪费。

    还好此刻并不晚。

    进了纯阳宫,就有足够的资源。

    相信用不了多久,他们就能到大乘期。

    两人默契的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但是,庄周等人坐不住了啊。

    这啥啊?

    一个宝体就算了,居然又有一个?

    6个天才,2个天骄,2个宝体……

    这纯阳宫要干什么?

    如此巨大的利益冲突,纵使庄周修养再高,也是心神起伏。

    “老祖,请问,您收了这么多天赋异禀的孩子,有什么资本培养他们?”终于,他又一次站出来。

    虽说很气,但还是很有礼貌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知道你纯阳宫有上千大乘期。可他们的境界不稳,修为不深,明显是催生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子的培养,完全是浪费英才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如我们各大势力,相互分担一点,也好为五洲大陆造福。”

    有着庄周开头,其他人当然也坐不住。

    纷纷道貌岸然的站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名义上是为了大家,实则是个人利益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在赌。

    赌杨寒没有传闻中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赌纯阳宫的底蕴已经耗尽。

    不然,也不会催生出那么多大乘期来装逼。

    听着他们的话。

    杨寒依旧面无表情,无悲无喜无怒。

    根本看不出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只是二狗子他们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个熊,把自私自利说得如此清颖脱俗,老子还第一次见。难怪魔门的都讨厌你们,说你们虚伪。我算是长见识了。”二狗子这人比较狠,又爱狗仗人势,自身实力也不弱,就一股脑的喷对面。

    平头哥语言天赋不太好,只能爆开气势,用实际行动支持他。

    瞧着这两位妖族境界稳固,实力高深莫测,那群人都有些慌。

    不过想了想,这里是东洲,南州的人岂能撒野?

    他们便壮着胆子,跟哈哥他们吵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吵得热闹,杨寒依旧没有说话,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果然,没有多久,天边忽然飘来一片黑云。

    那模样,正是魔物到来的景象。

    正戏终于开场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【作者题外话】:后面还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