瞧着杨寒反手一巴掌。

    南宫驰只感觉有个无敌的虚影正凝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那是无可阻挡,无可匹敌的气势。

    他想要格挡,想要转移,想要逃跑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什么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只能看着自己的身体,被那股恐怖的力量,瞬间给拍成碎渣。

    就连仙魂也湮灭了。

    堂堂大金仙。

    居然被一个大乘期瞬间给秒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于睿惊呆了。

    反应过来后,她瞧瞧空无一物的前面,又瞧瞧杨寒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那可爱的小师弟吗?

    她这个小师弟,她还不熟悉吗?

    曾经资质极差,师傅废了很多功夫去改善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突破锻体期而已,还一闭关就是几千年。

    到她飞升的时候,都没见杨寒出关。

    好吧,退一万步来说,就算杨寒在一万年间修炼至大乘期。

    这才飞升多久啊?

    她那样的天骄资质,都才修炼至金仙级别。

    杨寒凭什么可以一击打爆金仙,打爆大金仙?

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一时间,于睿呆呆的看着杨寒,满脑子都是问号。

    要不是杨寒的模样没变,气势没变。

    她都有些不认识这个可爱的师弟了。

    才几千年没见,变得也太强了吧?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同样的疑惑,也在旁人心里升起。

    他们作为旁观者,可是完全有时间探查一切细节的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注视下,杨寒的确只是大乘期。

    甚至连仙元的波动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就是如此,居然一击就把大金仙给秒杀了。

    这到底什么情况啊?

    特别那几个跟过来的金仙。

    此刻真的是无比庆幸。

    还好他们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不然,成为灰飞的,就是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完全没想到,那个少年不但有神器,有神兽。

    自身还如此的强大。

    简直太夸张了。

    “二师姐,曾经是你们保护我。现在呢,轮到我保护你们了。”杨寒回头看向于睿,难得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的笑容,果然还是那个人畜无害的小师弟。

    于睿惊讶的同时,也是鼻子一酸,险些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都多久没见了?

    三千年?五千年?

    虽说杨寒当年很淘气,又喜欢打扰她们修炼,天天缠着要出去玩。

    可杨寒的性格,杨寒的作风,她们都很喜欢啊。

    那些年里,杨寒可是她们又爱又恨的小老幺啊。

    这么久没见,还真的是无比想念。

    每逢回忆起曾经的日子,那个小老幺天天不修炼,四处恶作剧。

    于睿她们都觉得很幸福。

    没想到,作为废材资质的小老幺。

    居然出现在了仙界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实力还如此强劲。

    这小家伙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于睿又一次感慨。

    不过,此间是南宫家的小天地,不方便在这里叙旧。

    “师弟,有办法出去吗?”在见识了杨寒的强大之后,于睿倒是转变得很快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杨寒点点头。

    小世界,只是一个夹层空间而已,在小龙的能力面前,根本就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杨寒带着于睿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路过那个被抢纳戒的人时。

    杨寒取出纳戒,看向他道:“还要吗?”

    那人先是一愣,随后赶紧摇头。

    要?开玩笑的吧?

    钱财没了可以挣,小命没了可就真的没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一拳打爆大金仙。

    那样的实力,他们根本不敢招惹好么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杨寒点点头,收了纳戒。

    之所以要这么问,主要是纯阳宫的规矩。

    原本孤身一人,倒是不用在意这些。

    可此刻有师姐在侧,他可不想破坏纯阳宫的形象。

    虽说纯阳宫在仙界,似乎混得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。

    张小雨已经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南宫驰被杀死,这门怕是很难打开了。

    她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围拢过来,想要瞧瞧杨寒有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就见小龙从灵甲中游出来,身体缩小之后盘在杨寒的发冠上。

    随后龙爪不耐烦的挥了挥,就把那门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这事对于她来说,还真的无比简单。

    这一幕,再次震撼了那些围观者。

    神兽的强大,深深的烙印在他们心里。

    杨寒第一个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,依旧是那栋建筑。

    侍者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还给杨寒等人客气的请安。

    只不过,那些人一出来,就拼命逃走了。

    这弄得南宫家侍者非常纳闷。

    杨寒看了于睿一眼。

    于睿领会,带着他飞走了。

    张小雨停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看着杨寒远去的背阴,她嘴角露出邪笑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南宫家才发现事情真相。

    一时喧哗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睿带着杨寒快速飞行。

    使用了一些隐匿的秘法。

    最终飞入一个山谷,进入一片小世界。

    里面土地肥沃,有着纯阳宫弟子在修炼。

    几个道场拔地而起,一些仙鹤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此处,乃是纯阳宫的秘密道场。

    这种小世界,在仙界被广泛应用。

    不过,杨寒倒是曾经见过。

    那是北洲的屠魔宗。

    用的也是这种手段。

    这让他想起上官婉婉。

    莫非,那小妮子与仙界有什么关联?

    常听说南宫家灭了上官家。

    难不成,其中有啥联系?

    “师弟,快去见见你大师兄。”

    杨寒疑惑着,就被于睿的声音打断。

    南宫家崛起,自然免不了冲突。

    纯阳宫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在那次冲突中,杨寒的大师兄重伤,纯阳宫险些被灭。

    若不是撤退及时,还有这个隐藏的小世界。

    当真不知道后果如何。

    于睿这次出去,是想在拍卖行里弄到那枚疗伤仙丹。

    没成想,到让杨寒给弄到了。

    杨寒知晓这事后,赶紧跟着于睿飞过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想起了大师兄当初带他装逼带他飞的情景。

    一时鼻子酸起来。

    老燕,你可不能有事啊。

    杨寒心里很焦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万年间都没出现过的情绪。

    进入道场,穿过两仪殿。

    周围,是很多正在苦修的弟子。

    他们穿着纯阳宫的道袍,款式与下界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统一的传承。

    对于杨寒的到来,那些弟子都很好奇。

    只是从未见过杨寒,他们都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杨寒的衣着他们倒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那是纯阳宫太上长老的制服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些纯阳宫的弟子开始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可从未见过如此年轻的太上长老啊。

    此人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两人飞行速度和快。

    没多久,来到一处幽静的建筑群落。

    于睿带着杨寒进入房间。

    床上躺着一个男子,旁边坐着个女子。

    那男子气息虚弱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的确是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杨寒过去一看,果然是大师兄,燕赤霞。

    那个天天带他飞行,带他装逼,一怒之下屠戮牛头族,为他出气的男人。

    床榻旁边坐着个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披着长发,穿着一身狐袍。

    模样生得极美。

    她便是当初救过杨寒的狐族之人,苏九儿。

    故人相见,原本应该好生叙旧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。”但看着燕赤霞的模样,杨寒顾不得那么多。

    苏九儿看过去,发现来者居然是那个小捣蛋鬼杨寒。

    他竟然也飞升了?

    苏九儿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杨寒的资质他们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虽然大家口头上没说。

    但心里都知道。

    杨寒不可能修炼至元婴期。

    更别说到大乘期飞升什么的了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小家伙已经老死在纯阳宫。

    没成想,今日居然能再见面。

    而且,瞧那模样,与当初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是不会老的吗?

    苏九儿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躺床上的燕赤霞闻之,努力的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看,居然是自己最疼爱的小师弟。

    他先是愣了下,随后惨笑起来,看向苏九儿道:“九儿,看来我命不久矣。我居然看到小师弟了。”

    燕赤霞也是一样的观点。

    认为杨寒不可能飞升。

    甚至连元婴期都达不到。

    过了这么久,杨寒肯定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此刻之所以在这里能见到他。

    完全就是重伤的幻觉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,这个幻觉居然是小师弟。

    看来,自己最疼爱的,果然是那小子啊。

    燕赤霞这么想着,又道:“我死后,记得也给那小子烧点东西。这么些年,在地府中应该很苦吧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杨寒无语了。

    自己出现在这里,很稀奇吗?

    还把自己当幻觉?还认为自己已经死了?

    杨寒真是越想越气。

    取出一物,道:“师兄,张嘴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燕赤霞纳闷,这幻觉怎么还会说话的?

    杨寒动作迅速,直接把那东西扔进燕赤霞嘴里。

    燕赤霞猝不及防之下,居然将之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时纳闷,这幻觉居然还有如此能力?

    不过,还是本能的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屎!”杨寒淡定回答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