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寒查看了下钟兰兰给他的图纸。

    发现那玩意太深奥。

    他根本看不懂。

    还是得让专业的人来弄。

    上官婉婉在北洲就是著名的阵法师。

    那种层次,丝毫不比秦悠悠差。

    如此,杨寒便打算把这图纸给上官婉婉。

    认识这么久,他对上官婉婉的人品还是很信任的。

    “上官。”杨寒叫了上官婉婉一声。

    发现对方居然在发呆。

    无奈,只能上去拍拍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上官婉婉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,她非常的委屈,直接扑进杨寒的怀里。

    在那低声抽泣起来。

    这番模样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杨寒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杨寒无语了。

    想要把她推开吧。

    但有求于人,又不好这么做。

    只能这么干站着。

    上官婉婉抱着杨寒在那哭泣。

    旁边的女人想说点啥,最后又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是上官婉婉的母亲。

    这里五个人,都是上官婉婉的亲人。

    虽说家族全灭,但只要他们还活着,就有希望不是?

    好长时间后,上官婉婉才停止抽泣,从杨寒怀里出来,道:“对不起,我就是太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。你看看这个图纸,你们能做出来吗?”在杨寒心里,这倒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正所谓清者自清嘛。

    他的确没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只要以后李清秋别误会。

    别将他大卸八块就行。

    上官婉婉通过灵识接收了杨寒的图纸。

    仔细的端详片刻,立马惊骇道:“这简直鬼斧神工啊。”

    钟兰兰作为地府的无常,还是个能使用轮回盘的无常。

    身份肯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掌握的这些阵法知识,自然也是极其高级的。

    上官婉婉端详片刻,这才道:“还好,我们能应付。只不过,要搭建这座大阵,就得把落界阵拆除,利用落界阵的材料来搭建。对了,还需要一个空间水晶,我们家族没有空间水晶。”

    杨寒救了他们,当然是得报恩。

    不过,上官婉婉还是得把情况说清楚。

    做不到的地方,也不能逞能。

    “喏。”空间水晶这玩意,杨寒已经在南宫家的拍卖行里弄到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直接就递给上官婉婉。

    上官婉婉接过去一看,果然是空间水晶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忍不住崇拜的看了杨寒一眼。

    心想,这个男人,难不成什么都能做到?

    杨寒没管那么多。

    瞧着那落界大阵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道:“这玩意啥原理?”

    “上仙,是这样的。”不待上官婉婉开口,旁边的上官元良赶紧过来解释。

    他作为上官婉婉的父亲,自然是能看出女儿的内心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如此强大。

    他也很想攀附啊。

    杨寒一听,敢情是通过血缘落界。

    虽说原理极其复杂,但效果很明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问道:“我能使用吗?”

    杨寒很想利用这个机会,瞧瞧他的儿孙。

    “这是自然,我们为您加持就是。”上官元良很开心,赶紧招呼众人继续开启大阵。

    这点小事,倒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杨寒虽说才是大乘期,倒也不影响落界的效果。

    怀着好奇的心情。

    杨寒进入大阵中。

    随着光芒亮起。

    他的视野立马转变。

    发现周围是一片青葱的大山。

    一些人正在种地。

    从这些人的气息来看,居然都是金仙级别,甚至还有大金仙。

    能把这种等级的仙人聚集在一起种地,这个地方当真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居然强占山主的身躯?”

    不过,杨寒都还没观察完毕,立马就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他这才发现,此刻的状态,就像是南宫离当初一样,只是在别人背后形成虚影。

    身下的是个穿着粗布衫的男子。

    看上去非常朴实无华。

    不待杨寒开口,那人首先说道:“小柔,没事。去把信儿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,山主……”那被称作小柔的女子,是大金仙级别,拔出武器对着杨寒,一副不放心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这是上官家的落界阵法。背后之人,乃是我的父亲。”被称作山主的男子非常镇定,说着还回头看了杨寒一眼。

    双目中满是压抑住的兴奋。

    他作为大金仙,当然不会像年轻人一样一惊一乍。

    一听对方这么说,那被称作小柔的女子双目猛地亮起来。

    仔细端详了杨寒几眼。

    发现山主和少主都与之非常像。

    好强大的血脉啊。

    她感慨着,赶紧朝着杨寒跪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,想了想,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。

    “去把信儿找来吧。”好在山主挥了挥手,才解决她的尴尬。

    小柔起身,迅速的飞走了。

    瞧着对方远去,被落界这个男子才跪下去,道:“父亲,我们找您找得好苦啊。”

    这声父亲喊得极其苦涩。

    声音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似乎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其中的委屈,怕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。

    该男子正杨寒的儿子,杨念。

    杨念从小就在李清秋身边长大。

    虽说没有父亲,但家教方面非常严。

    在李清秋的教育下,从未埋怨过杨寒。

    他对杨寒的情感,更多的是好奇和崇敬。

    毕竟从地球穿越过来。

    分散在不同地方。

    这实属无奈。

    怪不得杨寒。

    杨念从小奋发图强,立志陪母亲找到父亲。

    没成想,今日父亲居然用落界降临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学识渊博,还差点认不出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杨寒看着杨念,感受着那来自血脉的联系,当真是无比的神奇。

    在落界的加持下,这种感觉似乎被放大了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,只能道:“孩子,起来吧。爹,对不起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知怎地,杨寒的鼻子也有些酸。

    的确,孤儿寡母的过了那么久。

    特别是李清秋修炼未成之前。

    那种辛苦,真的是很难想象。

    还好,儿子并未在那种环境下心理扭曲。

    这是杨寒比较欣慰的。

    不然儿子不认老子,还要追杀老子。

    那就太狗血了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还是李清秋教育的好。

    瞧着杨念满脸的崇敬,也不知道李清秋对他说了啥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这是在哪?快快报出位置,我们这就去寻您。”杨念站起来,激动的看着杨寒的虚影。

    他与李清秋找了这么多年,终于有了线索。

    怎能不激动?

    毕竟,一万多年啊!

    那来自血脉的感应,绝对不会有错。

    此人,一定是他父亲。

    杨念作为大金仙,是不会搞错的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母亲已经去了其他界。

    没法第一时间告诉她了。

    杨念激动之余,难免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杨寒环顾一圈。

    发现这个地方底蕴不错。

    金仙有上千,大金仙有上百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倒是没法碾压万仙盟。

    但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恐怖的底牌呢。

    瞧着儿子的势力强大,他倒也很欣慰,便道:“我就在飞仙界。这边还有点事,解决完了,我就来寻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,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?”杨念感应之下,发现杨寒只是大乘期,顿时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瞧着他疑惑的神情,杨寒笑了笑,道: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朝着远处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“轰!”霎时,恐怖的力量席卷过去,直接就把那个方向上的一切都打穿,打爆,打湮灭。

    甚至天空漂浮的仙云都被一分为二,不知绵延到何处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击,大金仙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杨寒强大如斯,杨念是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“孩子,等我这边的事情解决了,再来看你们啊。”打完这一拳,杨寒便退出了落界大阵。

    葫芦山的位置,他已经知晓。

    早晚都要见面,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的虚影散去。

    杨念想要叫住,却已经来不及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远处才急速飞过来一人。

    他与杨寒有些像,与杨念更像。

    正是杨索的父亲,风氏的丈夫,杨信。

    “爹,刚才怎么回事?”杨信来到场中,未能见到杨寒。

    但那巨大的破坏痕迹,却是让他非常吃惊。

    从现场来看,大金仙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而且还没有留下任何仙元波动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要知道,飞仙界的物质,可比下界稳固得多。

    大金仙可以一拳打爆下界的一个洲。

    但在飞仙界,只能打爆一座城。

    能在此界打出这种效果。

    这得是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“是你爷爷来过了。”杨念回头看了儿子一眼,脸上仍旧还挂着激动之情。

    “爷爷……”杨信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作为奶奶的李清秋都在给他们讲述杨寒多么多么强大。

    长期耳濡目染之下,父子俩已经对杨寒形成盲目的崇拜。

    只不过很多年过去。

    根本没有杨寒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都以为杨寒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经常劝李清秋和杨念放弃。

    没成想,居然还真活着啊。

    “爷爷是什么境界?仙帝了吗?”瞧着那一击的威力,又见杨寒来无影去无踪,杨信一时非常的好奇。

    从小,他们就听着李清秋吹杨寒长大。

    说杨寒是各种第一。

    难不成,才万年不见,爷爷就已经仙帝了?

    他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对此,杨念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说是大乘期吧。

    可这一击的力量未免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说不是吧。

    那又是什么境界?

    都在飞仙界,莫不是大金仙?

    可大金仙没有这么强啊。

    没办法了,只能等着对方找过来才知道了。

    杨念这么想着,看向遥远的地方,喃喃自语道:“父亲,您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