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仙界的纯阳宫,不仅仅有防御塔,更是有着禁空大阵。

    这里的禁空大阵,并非是禁止飞行。

    而是禁止空间挪移。

    这大阵是当年吕祖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当初为了搭建这大阵。

    吕祖可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还好南宫家占领之后,倒是没有把这大阵毁去。

    只要有这大阵存在。

    身在纯阳宫地界。

    不论是敌人,还是自己人,全都无法使用瞬移身法。

    虽说会给自己人带来些不便。

    却也限制了敌人的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这不,南宫狂狮带人来此,就无法使用瞬移仙术进去。

    对此,南宫狂狮一阵后悔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当初就应该把纯阳宫给烧掉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只能用计划好的方法,形成一条长龙阵急速飞进去。

    “嘭,嘭,嘭!”

    霎时间,防御塔射出光弹,将那些外围的真仙全部杀死。

    正如他前面所见的一样。

    这些光弹果然无法阻挡。

    只要沾到人就爆炸。

    那种威力。

    纵使大金仙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而且,光弹还能追踪目标。

    除非有人上去用肉身格挡。

    否则就会一直追着出去。

    光弹的速度太快。

    即便大金仙,也只能飞开百米距离便被击杀。

    随着血肉爆炸,天空绽放出斑斓的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命。

    可惜,南宫狂狮根本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飞在最中间,不断指挥后续的人去堵住缺口。

    一次次的施为,倒是把大金仙全部给保住。

    “嗖,嗖,嗖!”与此同时,在纯阳宫另外一边,葫芦山的人终于赶到。

    他们一路疾驰,脸上都挂着疲惫。

    但是,当见到纯阳宫依旧完好,万仙盟的人被防御塔给袭杀时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脸上都溢满笑容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赶上了。

    不过,纯阳宫防御塔的威力。

    倒还真把他们给吓到了。

    瞧着那一幕,杨信非常惊讶,道:“爹,爷爷还有此等手段?”

    杨寒落界的时候,展示出来的战力,已经让杨信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纯阳宫四处布置的雕像,居然还能这么牛逼。

    一片片的真仙被杀死。

    感知了下,即便大金仙也会被秒。

    那雕像的威力,未免太恐怖了吧。

    原以为纯阳宫很弱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第一道防御就这么的强。

    杨信是真的想不到。

    不过,杨念可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里,拥有如此强大的防御。

    只能说明,内部实力肯定很差。

    就像刺猬,穿山甲那般。

    剥去外部防御,里面根本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只是,这雕像的攻击如此巨大,他们要如何跨过去支援呢?

    瞧着万仙盟的人不断被射杀。

    葫芦山众人也是有些心惊动魄。

    杨信看得焦急,道:“父亲,这雕像的杀伤力虽强,却也无法将其全数歼灭。如果让其进去,爷爷怕是有难啊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,杨念当然明白。

    只是,雕像的杀伤力太强,又分辨不出他们是友军。

    完全无法进去帮忙啊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周围的大金仙相互对视,随后道:“山主,我等愿意牺牲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意思很简单,就是想用万仙盟的方法进去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实力,应该能保留下一部分人。

    李清秋当年寻找杨寒的事情。

    整个葫芦山都清楚。

    如今,终于寻觅到踪迹。

    他们岂能让之化作泡影?

    葫芦山的人,别的不好说。

    团结这方面,是真的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“不,让我再想想。”杨念当然不愿意兄弟们去送死。

    父亲固然重要,这些兄弟们的命也重要啊。

    不过,葫芦山众人这次却不听话了。

    他们迅速组成阵型。

    杨念大惊,想要阻止。

    但是那些人已经朝着里面冲去。

    他很无奈,只能随着冲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,预想中的攻击却没有发生。

    那些雕像安静的矗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并未对他们发动攻击。

    葫芦山的人疑惑。

    他们可从未跟纯阳宫有过交集啊。

    对方怎么知道是援军的?

    纯阳宫的人,的确不知道他们是援军。

    但这些雕像,可全是由杨寒控制的。

    杨念的到来,他当然是感知到了。

    作为对方的爹,哪会攻击自家儿子嘛。

    面对葫芦山众人的疑惑。

    杨念想了想,道:“应该是父亲知道我们来了。快,先去守卫纯阳宫山门。”

    “犯我纯阳宫者,必诛之?”杨信来到山门口,就被那巨大的石碑吸引。

    他瞧着门口的石碑,念了几句之后愣住了。

    那石碑上的剑意,居然与他奶奶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奶奶的天资,即便是父亲和他自己都无法比拟。

    这种剑意更是无法模仿。

    难不成奶奶已经在纯阳宫了?

    他疑惑的看向杨念。

    杨念也是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没成想,这纯阳宫山门口,居然有他母亲的剑意。

    难道是父亲的手臂?

    二老如此牛逼。

    自己的天赋为何才这样啊?

    杨念意识到这里,顿时有些丧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纯阳宫主殿已经有人飞来。

    杨寒位于最前面。

    虽说燕赤霞他们辈分大。

    但此地就数他实力最强。

    强者为尊嘛。

    “小老幺,防御塔为何没有攻击那群人?”燕赤霞手握长剑,已然摆出一副作战姿态。

    原本众人都在主殿里坐着看戏。

    等待着防御塔消耗万仙盟的人。

    没成想,从旁边冲过一群人。

    防御塔还没有攻击他们。

    这让纯阳宫的几位大佬都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杨寒闻之,露出笑容,道:“家人来了,当然不会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家人?什么家人?”燕赤霞很清楚,杨寒这种性格,根本不可能找到媳妇。

    说是在外面留种什么的,他根本不信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些人都是大金仙。

    杨寒此刻才大乘期而已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家人?

    “是啊。跟你们说过的,我的儿孙来了。”杨寒认真的解释了下。

    但是,众人听了之后,都是一脸的狐疑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些人都不信。

    好在于睿感见多识广,瞧着那些人的制服,立马道:“那是葫芦山的人。”

    葫芦山这个势力,纯阳宫众人都很清楚。

    那是西域的超级势力,完全可以抗衡万仙盟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些人居然来支援纯阳宫。

    究竟为何?

    众人疑惑。

    根本不可能相信,那是杨寒的儿孙。

    伴着疑惑,众人飞过去。

    瞧着纯阳宫的人到来。

    杨念和杨信迅速过去。

    燕赤霞等人正要见礼。

    可当看到杨念和杨信的长相时。

    他们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此二人,与杨寒长得太像了。

    难不成,这是杨寒的父亲和爷爷?

    纯阳宫几人对视。

    毕竟,那杨念和杨信年龄太大了。

    根本就没有杨寒那么年轻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“父亲/爷爷,我们来迟,让您受惊了。”那葫芦山的两人,居然在空中就给杨寒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口中的称呼,简直把纯阳宫的人给雷得外焦里嫩。

    我没听错吧?

    父亲?

    爷爷?

    小老幺真有儿孙?

    燕赤霞歪着头,一脸的懵逼。

    苏九儿和于睿也一样。

    这俩到老爷们,明显都可以做杨寒的祖宗了吧?

    居然是杨寒的儿孙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啊?

    小老幺到底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纯阳宫的人满脸迷惑,只能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杨寒看着他们俩,心中真的是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那来自血缘上的感应,比落界之时还要强烈。

    特别是杨念。

    作为他的亲骨肉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真不是杨信和杨索能比的。

    杨寒深吸一口气,这才飞过去,将他们扶起来,道:“辛苦你们了。都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听着杨寒的话,瞧着杨寒的模样,杨念父子俩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是的,他们终于找到杨寒了。

    那个让李清秋魂牵梦绕的男人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葫芦山的人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那种心情,别人无法体会。

    只有这群跟着李清秋,四处寻找杨寒的当事人。

    才能明白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轰,轰,轰!”

    不过,此刻并非叙旧的好时间。

    万仙盟的人已经攻过来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路上的消耗,他们还剩下十来万。

    从山门看过去,也是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其中,就有一万多的大金仙。

    如此规模,当真是有些恐怖。

    “父亲,这一战,就让孩儿来吧。”杨念见状,朝着杨寒一拜。

    “是啊,爷爷,别看他们人多势众,我们葫芦山也不是好招惹的。”李信坚定的看着杨寒,目光里全是自信。

    纯阳宫的人,他们已经探查过。

    除了燕赤霞,东方老贺之外,其他全都修为极低。

    在杨念父子眼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实力,根本无法与万仙盟对抗。

    不过,还未等杨寒表态。

    万仙盟的人已经来到此处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葫芦山的人?就凭你们这点实力,也想要保住纯阳宫?”

    南宫狂狮瞧着葫芦山的人也在,先是惊讶了下。

    不过,当探知到对方的人数远不及己方。

    他还是自信的嘲讽了一句。

    闻之,杨念对杨寒道:“父亲,我们待会儿全力阻挡,如果战果不利,你立刻带着信儿远遁。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。”

    这次支援纯阳宫来得匆忙。

    面对十多万真仙。

    杨念只能做好万全准备。

    不过,杨寒自从出关之后,何时需要别人的保护?

    瞧着儿子这么积极。

    他只是摸了摸他的头,笑道:“没事,让爹来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