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间所有的不期而遇,都是前面中下的因果。

    杨寒在地球上的时候,是不相信报应,不相信因果的。

    但这里是仙界!

    任何地球上不存在,或者说不可能出现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都可能出现。

    杨寒可不信,这个南宫家,以及夫子,会跟自己没关系。

    正想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一些光柱从天而降。

    将周围的一些人给笼罩。

    其中就有杨寒。

    “哦豁,神光来了,这次由不得他了。”

    围观者一脸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锻体期被传送进去。

    那是十死无生啊。

    那些大罗仙,会像踩死蚂蚁一般,轻松的将其给碾碎。

    姜素素伸手,想要阻止,但又知道无能为力,只能这么看着杨寒被传走。

    而那姓南宫的女人,则一脸的笑意。

    似乎是在看戏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没散去。

    全都在原地等着。

    根据经验来看。

    被传送走的人,会在战斗结束之后,直接传送回原地。

    其中就包括被榨干的尸体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想看看,那锻体期进去,会怎么死。

    杨寒感觉眼前一闪,就来到了个擂台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在其前面,是一个大罗金仙。

    这种级别的仙人,是目前所能修炼达到的最高境界。

    原本这仙人还一脸慎重的神情。

    不过,在见到杨寒的境界之后,猛地就是一滞,随后开心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。

    此人,居然就是杨寒报名时候,站在附近旁观的人。

    那些名字报上去之后,都会给出真实的境界。

    这人确定过,杨寒的确是锻体期。

    天榜从来不会骗人。

    这就是货真价实的锻体期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一脸淡然的模样,那人也没急着出手,而是道:“小子,是想体验生活?还是故意寻思?我可给你说好了。在这里,不死不休,别以为时间到了就能出去。咱俩,必须得死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那好吧,既然你这么好心的告诉我,那我就给你留个身体。”杨寒点点头,为对方的善意表示很满意。

    “你!”听到这话,对面那人被气个半死。

    锻体期的垃圾。

    居然敢在大罗金仙面前如此说话?

    你怕是不知道我们间差距到底有多少吧?

    那大罗金仙冷笑了一会儿,继续道:“那好,我也不急着杀死你。我会一点点的把你解刨,待到尸体传送出去的时候,定要让齐城的人惊叫连连。哦,对了,我还得在你的尸体上写着我的名字,这样他们才知道是我杀的你。”

    “呀,你这方法不错啊。”杨寒一听,倒也没有生气,反而觉得对方的方式不错。

    的确,想要引起别人的注意,特别是夫子,吕祖,李清秋,甚至美杜莎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将自己的名字,或者一段话传播开来,是最有效的啊。

    待会儿除了给这人留个身体外,看来还得在他身体上写些东西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杨寒便道:“看你给我提供好主意的份上,我容你多活几秒,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这句话,对于那些被杨寒秒杀的人来说,可以称得上天籁之音。

    可惜,这位大罗金仙显然不懂。

    他听了之后,整个人无比的愤怒,狰狞的笑着,瞬移来到杨寒面前。

    正要一掌将杨寒的手给打断。

    不料,杨寒已经出拳了。

    霎时间,杨寒身后气势暴涨,就像是天神降临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大罗金仙惊骇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逃。

    但根本逃不掉。

    他想要走。

    却挪不开步子。

    那股气势,已经完全将他锁死。

    拳头周围,震荡起一圈圈的空间波纹。

    那力量大到何种程度。

    是这位大罗金仙所没见过的。

    很不幸,他第一次见,却是永别。

    “啪!”拳头打在两者间停止。

    可那恐怖的力量,却是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直接席卷过大罗金仙的脑袋。

    将之彻底打爆。

    余势不减之下,还把远处的各种布景都给打爆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虚空的力量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这里,居然不是仙界。

    不过,是什么地方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反正又奈何不了杨寒。

    杨寒蹲下去,在这具无头尸体身上写着:杨寒杀的此人。

    语言精练简单,意思却非常明确,通俗易懂。

    弄完这一切,杨寒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。

    这人死后,身体内的仙元,居然迅速的被地面吸收。

    其后不知道传递到何处去了。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杨寒似乎,想到了一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天空降下光芒,将杨寒和那具尸体给传送走。

    当再次出现在齐城里时。

    周围正等着看尸体的人,猛地瞪大眼睛,一脸的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这个锻体期,居然还活着!

    天呐,我莫不是在做梦?

    人们极度惊骇。

    瞧着杨寒淡定无事的模样,他们是怎么也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锻体期而已,怎么在对决中活下来的?

    难不成,给他匹配的,也是个倒霉的锻体期?

    可看遍天榜,也不见有第二个锻体期出现过啊。

    天榜对境界的判断非常公平,从来不会出错。

    任你隐藏得再好,也瞒不过天榜。

    那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你,你,你怎么出来的?”姜素素很是疑惑,不自主的就问出来。

    杨寒瞧着她是个好人,便也没有无视她,道:“杀了个大罗金仙就出来了呗。”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听着这话,周围的人明显不爽了。

    杀死大罗金仙?

    你特么在做梦吧?

    别说你一个锻体期。

    就是我们这群大金仙,也杀不死大罗金仙啊!

    其间的差距,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形容的。

    将之判若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“哼,小小年纪,不去好生修炼,就只知道靠运气,撒谎骗人?”那南宫家的女人,名叫南宫心妍。

    胸很大,但智商不够。

    为人方面,更是以恶毒著称。

    她可不信,杨寒能以实力杀死对方出来。

    在南宫心妍看来,肯定是因为运气好,遇到什么特别的情况,才造成这一现象。

    其他人虽然没有这么想,但大致也都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们可不会认为,一个锻体期能杀死大罗金仙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差距,可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杀死大罗金仙的?”相对于南宫心妍,这姜素素要有涵养得多。

    她的家教告诉她,千万别小看世人。

    任何奇迹,都可能产生。

    便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唔,就一拳爆头呗。”杨寒想了想,也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原本做了那事,就是想传播得更广。

    此刻正好利用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,听着他这么一说,周围的人立刻就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手段,光一拳就爆头杀死大金仙?

    你特么在做梦呢?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们这么想着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声尖叫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

    那是随着杨寒一同传送出来的光柱。

    那里,赫然躺着一具无头尸体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