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不是南宫博菜吗?”

    有人认出无头尸体的身份。

    南宫博菜,是南宫家的大罗金仙,实力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这次争夺仙王的有力竞争者。

    没想到,才进去就变成尸体出来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何人所为?

    众人这么想着。

    又有眼尖的看到尸体上一行字:杨寒杀的此人。

    “杨寒?你们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从未听过啊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杨寒,杨寒,杨寒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天哪,这个杨寒,居然是那人所寻之人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名字,人群里不乏心思活络之辈,很快就发现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从尸体来看,这杨寒当真是个人物。”

    确定这点之后,一些人开始剖析尸体。

    发现,那居然是被人一击打爆脑袋秒杀的。

    南宫博菜,在大罗金仙里面,也是排得上号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居然被人如此轻松秒杀。

    想来,这名叫杨寒之人,应该不是泛泛之辈。

    只不过,众人都没有听过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时间都没搞懂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叫姜素素?听说你是夫子之后?”杨寒知道夫子姓姜,但具体叫姜什么,他也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听闻那心善的女人名叫姜素素,便***可以确定,此女应该与夫子有关。

    这个夫子,应该就是四洲大陆的那位天才。

    “没错,***,你想要见夫子吗?”在齐城,除了仙王家族南宫家之外,夫子这一脉的影响力极大。

    特别,夫子的学识和思想太过于高深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想要见夫子,与之详谈一番。

    说不定,就能在某些方面有所突破。

    姜素素见杨寒这么问,还以为是杨寒想要借机拜见夫子。

    原本正常情况下,姜素素再心善,也是不会违背家规的。

    可这杨寒太特殊了。

    报名了天榜试炼不说。

    居然还活着出来。

    想必,即便是夫子,也会非常感兴趣的吧。

    杨寒原本只是想咨询下情况。

    见对方可以直接引荐夫子。

    那是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便也不推辞,道:“没错,我想要见一见夫子,还望姑娘引荐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就是个老头儿嘛,人人都想见,有什么稀罕的。我南宫家,可是有仙王存在的。小家伙,你如果能把进去不死的秘密说出来,我南宫家可以保你一世无忧。”南宫心妍高傲的来到两人中间。

    那模样,居然是想抢人。

    杨寒直接无视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哪怕她把胸脯挺得老高,露出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杨寒也是半点兴趣都没有。

    瞧着这一幕,姜素素很开心,绕过南宫心妍,拉起杨寒的手就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哼,我南宫家要的人,没有谁能带走。”南宫心妍与姜素素的争斗由来已久。

    这次吃瘪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
    立马把杨寒的情况通知家族。

    虽说表面上不屑于杨寒的锻体期修为。

    但这种奇怪的情况,她还是得告诉家族。

    毕竟,事出反常必有鬼。

    齐城是禁止争斗的。

    但是,齐城的仙王,恰好就是南宫家那位。

    每个仙王,都有管辖的仙城。

    这里,正是南宫家的底盘。

    要不是夫子情况特殊,早就被他们给灭掉了。

    此刻得知姜素素带走了杨寒。

    立马就有几个大罗金仙飞过去。

    别人不可以动武,不可以飞行。

    但他们可以。

    这就是特权。

    姜素素知道事情非同小可,就以最快的速度把杨寒给带到书院。

    夫子这人很奇怪。

    每到一个地方,就喜欢建书院。

    飞仙界,就有他创建的书院。

    只不过杨寒没有注意到而已。

    书院弟子来来往往。

    每个人脸上都写着自信与执着。

    那模样,与稷下学院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便是夫子的执教效果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杨寒已经***可以确定。

    此人必定是四洲大陆的那位了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进去多久,就见到了那位鹤发童颜,留着白胡须的夫子。

    正是当初在稷下之时,与杨寒交流过的夫子。

    瞧着姜素素急匆匆的过来。

    夫子微微不喜,正要批评她几句。

    却瞧见了杨寒。

    这一刻,夫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杨寒的模样,他可不会忘记啊。

    那小家伙,满脑子的奇思妙想。

    即便智慧如他,在面对杨寒的时候,也有极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当初在稷下学院的时候,单靠“两小儿辩日”以及“量子物理学”“地球是圆的”就差点把夫子给考倒。

    要不是找了借口开溜。

    天晓得当时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好在那家伙修行体质太差。

    飞升之后,应该是可以清净了。

    夫子飞升的时候,想的居然是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面前之人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为什么跟那家伙一模一样?

    锻体期?

    应该不是那家伙吧?

    夫子这么想着,就要开口询问。

    不料,对方先一步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夫子老头,还记得我不?”

    杨寒在四洲大陆,最佩服的人有三个:吕祖,夫子,李忘生。

    夫子这家伙,当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几乎无所不通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当初为了个这老头探讨地球对异界的影响。

    杨寒可是差点把东方老贺给累死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为何。

    这老头经常躲着杨寒。

    这让杨寒很是郁闷。

    此刻再见,杨寒很开心啊。

    终于,又可以讨论量子物理学了。

    玄学和科学的碰撞,就从这老头开始。

    “杨,杨小子?”夫子瞧着杨寒那炙热的眼神。

    惊骇的同时,也是满心疑惑。

    瞧对方的模样,很明显是杨寒啊。

    可这里是封仙界啊。

    那家伙怎么可能上来嘛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夫子一查探。

    哎哟,这可不。

    还真是锻体期!

    锻体期的杨寒,来到了封仙界?

    我滴个乖乖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不成跟他所为的科学,量子物理学有关?

    别来让我头疼了好么?

    夫子这一刻,真是百转千回,各种想法都有。

    “是我没错。老头儿,你这升级速度可以啊。大罗金仙?”杨寒在这些老一辈面前,自然不会摆着一张脸。与平时相比,就显得比较活泼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夫子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天呐,还真是那家伙啊。

    杨寒给他带去的困扰,一点都比修炼少。

    不过,能见到下界的老乡,夫子还是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他勉强挤出个笑容,道:“杨小子,真是你啊。来来来,我们喝茶去。”

    “喝茶?呵呵,今个儿不把那锻体期交出来。你姜家休想善罢甘休。”不过,夫子的话音才落,天上就传来呵斥声。

    南宫家的人,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