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子不明真相,见南宫家的人在那狗吠,完全不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特别,还在这种“老乡”面前。

    这让夫子特别的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不交你们能奈我何?”别看夫子才是大罗金仙。

    但夫子资质非凡,天赋又不简单。

    这些普通寻常的大罗金仙,还真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呵呵,姓姜的,这次你可别不识好歹。仙王说了,一定要这个锻体期的人。”那些飞在高处的大罗金仙也明白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,他们可是得到了仙王的死命令。

    如果这姓姜的敢出手。

    仙王肯定会为他们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,你们认识?”姜素素一直在旁边没说话。瞧着场中局势紧张,便站过来与夫子并肩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想不通,大路上随便捡的一个陌生人,居然跟夫子认识。

    听着两人的对话,似乎关系还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啊,他啊,就是我经常给你说的那个纯阳宫的弟子。”夫子在下界的时候,可没少被杨寒折腾。

    对杨寒的印象也就非常深。

    特别来到仙界,修炼到大罗金仙的时候。

    杨寒的一些歪门邪说,更是被夫子给证明出来。

    这让夫子颇为感慨。

    没成想。

    一个下界的锻体期。

    居然有如此见识。

    这次,瞧着南宫家这么紧张。

    又想到杨寒作为锻体期,居然出现在仙界。

    任夫子再愚钝,也能想到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总之。

    人,夫子是不会交出去的。

    除非从他尸体上跨过去。

    不为老乡情谊。

    也得为学院考虑。

    其中的厉害关系。

    他理得很清晰。

    “呀,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?”姜素素听说过杨寒的事迹。

    对杨寒早已非常好奇。

    没想到,两人就这么给遇到了。

    想起人家报名天榜,还从中完好出来。

    特别,那南宫博菜的尸体上,写着的名字:杨寒。

    这一刻,姜素素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姓姜的。你是真的要敬酒不吃吃罚酒?”南宫家的人见夫子淡然而立,一副不怕事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们就知道,这事不能善了。

    但该说的场面话。

    还是得说出来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东西?说话的时候,问过老子的意见没有?”杨寒对南宫家的人可是不会客气的。

    虽说目前还没掌握这个家族与南宫狂狮那些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但只要是一个姓。

    总会有联系的嘛。

    更何况。

    这些人居然如此不要命的欺负到头上来。

    还跟他客气?

    杨寒可不是圣母婊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诶?我们是东西。”

    那南宫家的大罗金仙想要回答杨寒的话。

    可回答之后。

    发现怎么回复都不对。

    一时无比恼怒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被耍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别跟他们废话,拿下再说。”气恼之下,其中一个人就提出建议。

    旁边那人一听,觉得合理。

    何必废话呢?

    不都是全脚下见功夫嘛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迅速的朝着杨寒抓过来。

    杨寒倒是不惧,随时准备出手将这些人打爆。

    只不过,此地是夫子的地盘,当然不会让这些人得逞。

    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夫子出手了。

    正如下界一样。

    夫子的境界极其高深,修为也是精湛。

    才是一个交手的刹那,就将那几个大罗金仙给击退了。

    同样的境界,夫子的战力居然是他们的好几倍。

    难怪在这齐城,根本就不怕南宫家的仙王。

    看来,夫子也是很有一手。

    “杨小子,放心吧。我们老乡一场,你有事吕祖那家伙的弟子,我可不会让你有事。”做完这一切,夫子得意的看向杨寒。陈述事实的同时,也在炫耀给杨寒看。

    似乎在说:喏,我来到仙界,也是一样的牛逼。

    杨寒点点头,放下抬起的手。

    他现在没了灵甲。

    出手根本没分寸。

    如果这些人不作死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毁了齐城。

    但是,很显然,南宫家的人不会罢休。

    其中就有人道:“姓姜的,是你先出手的,大家伙可都看到了。我们这就去禀报仙王,你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人的到来,一个是打先锋。

    另外就是制造借口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们做到了。

    瞧着几人飞走。

    夫子双目微微一眯。

    显然也意识到其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只能对杨寒道:“杨小子,这事无法善罢甘休了。你和素素一起,去找吕祖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吕祖和夫子,从下界开始,就英雄惜英雄。

    两人一直砥砺前行。

    在这仙界,也是好友关系。

    吕祖所在的地方,夫子自然是知晓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距离这边有些远。

    杨寒一听,顿时大喜,道:“吕祖在哪?我师父李忘生呢?”

    虽说已经一万年过去。

    但杨寒在这些人面前,终究还是小辈。

    瞧能与师父和吕祖再见面,他是真的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叙旧的事,咱以后再聊。这南宫家不好惹啊。”夫子这次很严肃。

    他虽然打退了一波人。

    但他很清楚。

    狂风暴雨,就要来临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罗金仙。

    战斗力再强悍。

    等级上毕竟差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两者相拼。

    一切都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呵呵,想走?晚了。”

    可,夫子的话才说完。

    周围立马被一股浩瀚的气势封锁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白衣的人,瞬间出现在几人面前。

    他便是南宫家的老祖,齐城的仙王,南宫听风。

    仙王降临,气势磅礴,压得夫子都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姜素素甚至都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有杨寒好奇的打量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从神情来看。

    似乎根本没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这让夫子和南宫听风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全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“杨小子?”夫子张了张嘴,还是问出来。

    他想着,一个锻体期而已,别说是仙王的气势。

    哪怕元婴期都够他受的。

    可这杨寒居然安然无事,甚至还一脸轻松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南宫听风也是疑惑的看过来。

    瞧着他们的眼神。

    杨寒同样疑惑道:“一个小小的仙王而已,看把你压制的。你还是那牛逼哄哄的夫子吗?”

    的确,别说仙王,即便是仙帝。

    在杨寒这里,也跟垃圾无异。

    但夫子不懂啊。

    只能眨巴着眼睛,等着杨寒的表演。

    根据他对杨寒的认知。

    这家伙没有底牌,是不可能这么嚣张的。

    再联系锻体期出现在仙界。

    其中必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南宫听风整张脸都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他可是仙王。

    高高在上的仙王。

    居然被一个垃圾锻体期说成是小小仙王?

    这如何能忍?

    于是,他冷笑着,朝着杨寒抓过去。

    要让杨寒知道,什么是差距。

    不过,还未等南宫听风的手段抵达。

    就见杨寒反手一巴掌。

    霎时间,南宫听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连带的,还有其身后那无数的建筑。

    从上空看去。

    以杨寒身前开始。

    整个齐城,直接被一分为二!

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