夫子修炼上万年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?

    什么样的天才妖孽没见过?

    什么样的能人异士没见过?

    作为这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练就一身淡然的本领。

    可在面对这一幕的时候。

    夫子那波澜不惊的脸上,立马变成极度的震惊。

    一拳打出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他们大罗金仙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可在这种情况下,还把那仙王给秒杀……

    而且还是一个锻体期……

    这特么什么情况啊?

    夫子又是惊骇,又是懵逼。

    那随同南宫听风一同到来的仙人。

    此刻全成了石雕。

    完全的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堂堂一个仙王。

    怎么会被锻体期一击秒杀?

    而且在,这锻体期的力量,未免也太恐怖了吧?

    从头到尾,没有任何仙元波动。

    但靠肉身的力量,就打出这样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简直不可思议啊。

    “咕咚。”

    咽唾液的声音传开。

    众人终于惊醒。

    “杨,杨小子,这是你做的?”夫子自知这句话不合理,但还是忍不住问出来。

    杨寒抱着手,轻松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南宫听风太装逼,太高傲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自然得将之打爆了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仙界就少了一位仙王。

    “你,你在天榜试炼中,就是这么过来的?”姜素素想起杨寒前面的一切,顿时豁然开朗了。

    敢情,人家根本就不是靠运气,或者什么奇特手段。

    完完全全的,就是硬实力啊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拳。

    别说她或者夫子,哪怕是仙尊也无法阻挡啊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天榜试炼中,谁能与之匹敌?

    简直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想起那南宫博采的尸体。

    姜素素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那人,还真是杨寒击杀的。

    人家根本就没有吹牛,也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真的是一击爆头秒杀。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杨寒没有回答姜素素的问题。

    锻体期999999999层这种事情,真的是无从解释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你肯定是有着什么密法,可以将修为隐藏至最低境界。”姜素素回想起看过的一些典籍,便有了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夫子仔细的查探杨寒,并未找到其中的痕迹。

    再说,杨寒跟他是老乡,对方几斤几两,他是非常清楚的。

    自己在仙界都么有通过天榜试炼。

    这家伙怎么可能比仙王还强嘛。

    其中必定有什么问题啊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夫子自知不该询问,便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南宫家那群人,见到仙王被杨寒秒杀,一个个都炸毛了。

    几人相互对视,又想要逃跑的,也有想要报仇的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认知中。

    杨寒只是锻体期啊。

    天榜不会骗人。

    上面说是锻体期,就绝对是锻体期。

    这一击秒杀仙王。

    应该是用了什么特殊的秘法或者法宝。

    那样的情况,断然不可能出现第二次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赌一赌,搏一搏。

    说必定,拿下这个锻体期之后,还能获得那种秘法。

    到时候,整个仙界不得横着走?

    意识到这里,其中一人缓了缓心神,朝着杨寒道:“小子,有点手段,我就不信,你能来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。

    不论是不是真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听到这种话,都应该会跟对方装个逼,聊上一段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遇到的是杨寒。

    一个人狠话不多的主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瞧着那人如此装逼。

    杨寒想都没想,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出去。

    在仙界这种地方,完全不需要压制力量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击,威力与前面差不多。

    仙王都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一个大罗金仙?

    瞬间,这人就被打爆。

    在其背后,再次炸开巨大的沟壑。

    从此地开始,一直绵延下去,超出了一个省的范围。

    这样的力量如果爆发在四洲大陆。

    怕是整个大陆都要被打成碎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瞧着杨寒如此果决,如此惨无人道。

    那些南宫家还活着的大罗金仙一个个都惊悚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不说话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这人的声音,原本是惊诧。

    可是杨寒听了。

    又反手给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一次,恐怖的力量席卷开来。

    那些南宫家的大罗金仙再也没有幸免。

    直接在这种力量下,全部被打爆了。

    一次是运气。

    两次是底牌。

    三次是奇遇。

    这尼玛接二连三的来……

    只能说明一件事。

    杨寒是真的有本事!

    夫子和姜素素对视一眼,完全被这种情况所惊呆。

    他们万万没想到。

    作为的老乡的杨寒。

    还是这么晚才来到飞仙界的杨寒。

    居然会强大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。

    别说是夫子。

    哪怕吕祖,甚至仙帝。

    怕是都不堪一击啊。

    不过,瞧着杨寒将南宫家的主力杀死。

    夫子知道,斩草需除根。

    是时候把南宫家的势力,从齐城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便立马道:“杨小子,你的厉害,老夫服了。不过,这南宫家势力庞大,盘根错节。我觉着,还是趁此机会,将其连根拔起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这个想法。”杨寒此刻,已经大致可以肯定,这仙界的南宫家,与飞仙界应该同是一脉。

    既然早已结仇,他可不会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瞧着夫子等人无法飞行。

    杨寒想了想,又是一拳打出去。

    直接把齐城的禁魔大阵给打爆了。

    这座大阵的防御,即便仙帝亲临,也需要时间来破解。

    没成想,就那么轻易的被他给打碎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幕,再次让夫子等人非常惊骇。

    这杨小子到底怎么回事啊?

    比仙帝还厉害?

    他丫的成神了?

    怎么可能啊。

    没了禁魔大阵。

    夫子等人飞起来。

    整座城的仙人也都飞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纷纷运用仙术,飞到这个地方查看。

    刚才所发生的一切,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被禁魔,他们早就过来查看了。

    这不看不打紧。

    一看,居然是个锻体期立在场中。

    所有的破坏痕迹,都是从他开始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才过来的仙人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锻体期啊。

    修行最低的境界。

    如何做到这一切的?

    莫不是这姜家故意的,拿他们寻开心?

    特别,还有人认出杨寒。

    是那个不要命报名天榜的人。

    这让场中局势,更加的扑朔迷离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人的围观。

    杨寒也懒得管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在下界的时候,他早就享受过无数遍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没了灵甲,他无法飞行。

    行动起来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便只能叫夫子过来,问明南宫家的位置。

    夫子一时有些疑惑,但还是把位置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确定之后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注视中。

    杨寒曲腿弯腰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就跳出去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地面直接被踩出一个巨大的凹坑。

    那些土石甚至都被挤压成了密度更大的物质。

    单靠力量,就转变物质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,简直神鬼莫测。

    见到这一幕。

    那些议论纷纷的仙人。

    终于闭嘴了。

    锻体期啊!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!

    ……